[心得体会] 共情创和谐-人文医师培训感想

共情创和谐-人文医师培训感想

临床08(6) 韦琳 200850290

 

  医学的崇高使命是尊重生命、维护健康、救死扶伤、治病救人。医学的发展就正如希波克拉底所倡导的那样“爱人与爱技术是并行的”,医学被称为“人学”,医术被称为“仁术”,医生被誉为“仁爱之士”。医学实践、诊疗活动离不开医师与患者之间的思想交流、医患配合,医患关系和谐离不开政府的有效保障和医院的有效服务,这些都与医院的人文氛围、医务人员给患者的人文关怀直接相关。

  随着现代医学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人性化的医学和富有人情味的医患关系被复杂的仪器和先进的技术代替了,医学日益失去了昔日对人的温暖而变得冷漠,这种状况亟需通过加强人文服务来弥补技术进步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短短几天的人文医师培训中,我们不但向各位老师学习了许多医患沟通的理论知识,还在小组的角色扮演练习中体会和磨练所学到的技能。

我所在的小组有来自不同专业,不同年级的学员.大家通过思想的碰撞,不断交流学习.在不断磨合中,每一个人都取得不错的进步,互相取长补短达到“共情”之道。最终成为一支优秀的团队——“仁爱组”,希望我们都能够实现我们组的口号:仁者无敌,爱心无限。

时常思考,在临床工作中医生的时间有限,平均能花在一位病人的时间很少.医务人员的缺乏和卫生资源的不足不是短时间内可解决的.所以,能否在短时间内与病人进行有效的沟通,势必对医务人员的综合素质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病人生了病,是桩不愉快的情绪刺激,容易形成不良的心境。基于这种心境,容易出现焦虑,激怒或消沉。尤其当遇到病情有变化,或做特殊检查,或准备手术时,情绪更易激惹,以致焦虑、恐惧.与此同时,自我价值感会受到挫伤,自尊心也会不同程度地受到伤害。这时病人较之往常更为敏感,点滴小事也要核计核计。比如有的人被直呼其名,尤其被以床号代替姓名时,心里就不舒服。听到别人低声言语,就以为是在议论自己的疾病,觉得自己的病情重了,甚至没救了。对别人的好言相劝也半信半疑,甚至曲解别人的意思,对吃药打针处置检查也疑虑重重,担心误诊,担心吃错了药,打错了针。有的凭自己一知半解的医学和药理知识,推断药物,推断预后。另外,他们有的还会担心因病而增加家庭经济负担,影响自己的前途等等。有些病人文化程度低,缺乏科学的生理、药理知识,往往以封建迷信传说来理解自己生理机能的不正常现象。当病程和他自己预想的不一致时,便陷入胡思乱想之中,甚至惶惶不可终日。

一个人生病而离开了家庭和工业单位,住进医院病房,周围接触的都是陌生人。医生只在每天一次的查房时和病人说几句话,护士定时打针送药,又极少言谈。这样病人自然产生一种孤独感.塞利格曼认为,当一个人认为他对情境没有控制力,并因此无力改变它的时候,就会产生失助感。在失助的心理状态下,病人往往出现自悲自怜的情绪:“我为什么偏偏生这种病”,“老天爷为什么和我过不去”。病人出于绝望,有时无缘无故地大发脾气,有时表现情绪木僵,麻木不仁。

基于医学是“人学”,医学对象的社会属性,对于处于病痛折磨中的患者身心发生的变化,我们感同身受,并有责任和义务减轻他们的痛苦.正如医学生誓言所说的, “ 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

在当今严峻的医患环境中,我认为,最关键的是医生们能走进病人的世界,从“同情”病人到与病人“共情”,给予病人应得的人文关怀。我想所谓的“沟通从心开始”就是要在“共情”的基础上有心去沟通,用心去沟通.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