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体会] 文医学的重要性

文医学的重要性

第九期三组  200850299  黄雪芳

 

医生作为一种职业,其服务对象是病人,其拥有专业知识与技能,有诊治权和干涉权。对求医患者有权利施行论断和治疗,并且可以在特殊情况下限制患者自主权利,为了是达到对患者负责的目的。权利与义务不可分割。医生的义务也就是全心全意好患者病症。患者也享有平等的医疗权、疾病的认知权、知情同意权,要求隐私权。同时履行义务:遵守医院纪律制度,支持医院发展,配合医生治疗。那么为什么当前医患关系会出现紧张情况呢?

很多医患关系出现紧张情况是因为医患沟通的不足,造成医患沟通问题的原因很多,有我们医生教育系统的原因,有医疗机构体制的问题,有我们医生个人的原因,还有一些来自患者家庭的原因。一位医疗界得朋友对此的解释是:“一直以来医学院学生都是理科生,医学教育把人当成生物的人而不是社会的人,而现在社会则对人文关怀要求较高,医生缺乏沟通经验,会导致矛盾。”医疗机构不是缺乏专业知识和技能,而是缺乏人文精神。医学模式从神灵医学模式到自然哲学的医学模式、机械的医学模式、生物医学模式,到现在的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在整体水平上心理作用、社会作用同生物作用有机地结合起来,揭示了3种因素相互作用导致生物学变化的内在机制,形成了一个适应现代人类保健治疗技术的新医学模式。关注人的心理与社会需要必然要求医生在临床工作中与病人进行有效沟通,以建立促进治疗的良好医患关系,从而取得最佳的医疗效果。现代医师人文精神在减少医疗纠纷与处理医疗纠纷上显得致关的重要。

医学教师注重的是技术的突飞猛进、知识的点滴传授、考核学生手段的单一,没有人用过多的时间理会师者和医者人格的力量;医学生崇的是技术精湛、专业知识丰富、待遇的丰厚,少有人去追求温情和人道。生命、人性、精神、心理等医学最应关注的对象正如洪流中的落叶飘忽、消失。人文精神在传统医学教育实践中缺失。

实践是反思的开始,传统医学教育实践中人文精神的缺失使医学实践的内在功能弱化、消失了。仅仅盯住病魔的医学实践是呆板和残缺的,过度关心细节与局部的医学实践是无情和单一的,突出注重效益与金钱的医学实践是误入歧途的。长期的类似实践必将掘断医学本身的生命之根,化解医学的自醒力,迷失医学的方向,参与实践的医学生也只顾追求纯粹的技术知识的攀升。医学职业的社会意义,医术之后的文化、伦理特征无人问津。医学是在一定的文化背景下产生和发展的,医学技术行为受着环境的有力约束。著名医学家德曼认为:文化能使人独立行走,只有在文化包裹的氛围中人才能呼吸。文化如同人体内的血管系统是人的一部分一样,而血管里流动的是人文精神的血。医学的发展和繁荣离不开人文精神的滋润,理性是对医学理论和实践的提升。

医学教育从来就不曾是一门纯粹的科学,它穿透人文与科技、道德生活与商业运作、普遍关注与终极关怀等许多层面,关系到社会伦理的底线。寻找医学教育中人文精神缺失的原因不仅要看到医学在中国发展的自身困惑,更要拓宽视野,多角度地考虑问题。

伦理学家吴国盛教授曾指出:“在描述现代文化诸多特征的术语中‘,  技术时代’一词最深刻的揭示了现代文化的本质。现代最重要的事件是现代技术的兴起和发展,以及与之伴随的工业化”。不可否认,二十世纪科学技术的高速发展为人类社会增加了大量的物质财富,但同时由于其遵循片面追求效益原则,将人变成了科学技术的附属物,在不断超越现状的征程中人被压抑了丰富多彩的内心情感,丧失了主体

性,造成了人的精神空虚、寂寞和烦恼,伦理与科学背道而

驰,人文与科技严重分离。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和其作用的迅速增大,紧紧吸引住人们的眼光,适应科学和工业发展的需要进行专业教育成为传统教育发展的方向和首要任务,学会做人、学会爱人的任务愈来愈被忽视。具体到医学教育领域,出现毫无人文感可言的医学教育“顺理成章”,因为技术的急剧膨胀,掩盖、挤占了人性的伸展,物理学成果(如,声光电磁)的介入,消解了对生命体应有的敬畏,生命成为干瘪的“物”、病人的世界被漠视、歪曲,医学服务的对象不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借着病人躯体而来的那个病理过程,正如美国科学院士、资深病理学家刘易斯·托马斯所言:“我觉得我不像是个有毛病的活人,而更像一个需要越快解决越好的科学问题”这种理论和实践指导下的传统医学教育,必然培养出视生命“物质化”、以冰冷面孔对待一切的医学生。人文医学成为现代医学不可分离的有机组成部分,要使医学生始终记住:医学的目的不是为了自身,不是为了金钱,而是为了对人的爱和关怀;医学不仅要始终盯住病魔,更要正视呻吟在痛苦中的人;医学要理解技术先进、仪器精密能够做到的,并不都是人类本身所需要的,也不都是合乎医学自身逻辑发展的;医学现在通行和流行的还原和分析的方法并不是万能的,在需要探索的诸如癌症、精神分裂症、DNA秘密等等许多领域,有待于人文学特别是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渗透和指导。医学是关于人的生命

医学价值的终极体现应是医学人文价值。人的生命存在和延续是人类存在的根本,与人的生命价值相比,人类的政治、经济、科学、教育等文明形式均处于次要位置。医学是关于人的生命的科学,对人的全面关怀是医学目的,人的生命价值至上决定了医学不能抛弃责任和义务,选择了医学就选择了奉献,选择了圣洁。关注医学人文,就是求真求善,求美。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