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期 黄  娇 充满爱与关怀 

 

    常言道:医者父母心。但不为人父不为人母又怎么能真正体会做父母的焦虑与忧愁呢?当我们已经习惯了如今冷漠、例行公事的医患关系,已经不习惯去思考这样的关系是否和谐,我们就已经习惯不去思考彼此应该怎样做才可以讲这层坚冰融化,但问题依然存在,而且随着信息化时代的日益发展愈演愈烈,“人文”这个优雅而质朴的词离人类的生活渐行渐远……

    但是,人类终究是不甘自我毁灭的生灵,在人类文明即将失望而去之时,一些思想的先行者终于伸出那双厚重而有力的手紧紧拽住文明的步伐,为挽救这人间的温存而声嘶力竭地呐喊着、呼吁着。我们应该为此而感到庆幸,我们人类社会还不至于到文明破灭的边缘,为重建和谐的家园挣足了时间。当我们试着以患者的角色去考究医生的为人处世时,这才真正意识到我们作为医方只具备医学知识是远远不够的,还应具备人文情怀,把病人当人、当亲人,否则我们的职业活动跟兽医有什么差别?

    一个人之所以为人,不仅仅是他生命的本身,更多的是他有不同于其他生物的意识形态。当我们关心一个病人只关心他的身体的疾病,那就是连最基本的尊重他人的人格我们都没有做到,那作为白衣天使的我们又怎能声称我们一心一意为病人排忧解痛、想病人之所想、及病人之所急呢?人文医师技能培训,让我们第一次客观地放下对彼此的偏见,通过角色扮演的方式,进入人们的内心世界,体察彼此之间的需求和期待。其实,现在很多的医患纠纷的存在并不是因为患者要求过高而忽视了医生的价值或是医生玩忽职守、以权谋私而伤害了患者的利益。以为疾病,社会诞生了医生和患者这一紧密而微妙的关系群体。要相信这社会好人总是占大多数,我们投之以桃,别人也就会报之以李。农夫与蛇的事件毕竟极少数,公道自在人心。

    人文医师职业技能的培训让我深刻地认识到当患者被疼痛折磨而迫切求医,他们只是希望医生能设身处地地为他们排忧解难、安慰他们焦急、害怕的心情。而我们医生需要也并不是什么伟大的牺牲,需要我们做的真的并不多,更多的时候只需要给予患者足够的时间把自己的疾痛、焦急、忧虑表达清楚,认真聆听,深入对方的内在情感世界,然后给予对方赞同或回应,最后提供我们真诚的安慰和专业的医疗服务,让患者给予我们足够的信任,心甘情愿地给我们的情感账户储备更多的积蓄,这样我们才能成为情感财富的贵宾。当我们不被人理解的时候,首先不应该与人争得面红耳赤,在医学知识领域作为较强势的一方,我们应该静下心来了解患方的疑惑,然后通过正规的途径与患者共同把问题解决。

    整个培训,我印象最深的一句话是:“有时治愈,常常帮助,总是安慰。”认真聆听病人的心声,给予病人切实的安慰是药物无法匹及的良方,这将成为我未来职业生涯应该努力并且孜孜以求的目标。创建人文医疗环境势在必行,跟随着人文先行者们的呼声,努力地为构建和谐的文明社会贡献出自己微薄的一份力量。但我相信万众一心,众志成城!充满爱与关怀的人文景象指日可待!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