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期 刘美伶 离梦想更近一步 

 

    经过三天的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我的收获挺大。让病人信任自己,从问诊中收集病史到诊断中解释病情到诊断后的病情告知和双方达成协议,这个一般医生都会面临的程序有了一个比较清晰的思路。这对于大三的我们有很大的帮助。这也让我对自己以后如何做一个更好地医生指明了方向,也让对现状医患紧张有点恐惧的我增加了信心和勇气。

     在实践课的医患扮演中,在亲身体验中,才知道自己的不足在哪,哪些方面需要改进。特别是在同理心这方面,很多时候是做不到,不是不想做,而是想做却无能为力,这种感觉让人急啊。通过这次活动的训练,知道该如何让病人说得更多更深入,该如何让病人信任自己,该如何更好地告知病情和适当的安慰,该如何让病人配合和接受……

医生信任度的建立

     让病人相信医生,信任医生,这是一个看似病人应该做的事情,简单的事情,但是现在却有点难度。在角色扮演中,收获是:医生的仪容仪表要干练、稳重;医生说话不能太过于温柔、太过于小声而显得没底气,让病人难以信赖;医生这角色跟病人没有绝对的平等,过多地强调平等,一味地让病人自己说事做主,会让病人觉得这医生无能;还有医生说事时或者建议时,要有实质性的可以说服的东西,不然病人心里还是没底,难以信任。

收集病史

     在与病人的问诊中,要先使用开放式询问,后再联系自己的专业知识进行一些必要的封闭式询问;在遇到一些病人有顾虑时,应该鼓励病人说出来,给予一定的肯定与安慰,给予一些实质性的可让人接受的信息或者建议。这些环节对于我们收集病史非常重要。不能总是我们提问,不能对患者的顾虑给予直接批判性的否定。要记得问病人还有什么要补充吗,让病人说得更完全,也让他们感觉到医生对他们的病情是关注的。

病情告知

     得出诊断,结果是好的,报喜很容易,也很容易让人接受;但是,对于医生来说,很多时候患者的结果是不如人意,该如何把病情告诉病人,是一件要技巧的事情。前奏的工作一定要做好,选择安静的环境,给一些暗示性语言,如这次手术结果并没有我们想的那么乐观,之后先看一下患者或者家属的反应,再逐层深入解释,这过程要给予适当的安慰,语言上的或非语言上的,都要做好。并及时给予病人或者其家属希望,哪怕是1%的希望,这样对他们来说就不至于被我们的话所吓倒。

双方达成协议

     在与病人商量对策时,要结合病人的基本情况,从事业上,经济上,从家庭上,从病情的实际情况上等,择优而用,要顾及到病人的感受,不要一味按自己的理所当然的想法来建议,很多事情不是我们想象中那么简单。在关系到宗教信仰问题上,看自己如何想、如何做,不管是顾及病人感受放弃治疗或者为了挽救生命而不得不背离病人的愿望,都要经历一个艰难的思考过程,只要你觉得这方法是可以接受的,是比较好的,就做吧,不能因为此而纠结于怀。

因为大三的课程还没上完,所以在此过程中最为突出的问题是医生给不了病人很大的希望,给不了病人可以不担心的理由。所以医学专业知识必须扎实和实用,那是我们作为一个好医生的硬性条件。在此基础上,发挥我们的人文关怀和同理心,则事半功倍。

建立伙伴关系,用“让我们一起……”而不是“你必须……”,前者让患者觉得医生是跟自己站在统一战线上,而不是他自己一个人来独自面对;医生是给患者自己选择的机会,而不是医生命令自己要干什么……这些语言上某些词语的转换,给患者带来的是一种信任和希望,至少会让患者更愉快地接受医生的建议。虽然我们不是语言专家,但也要懂得某些语言的恰当运用和某些语言的禁忌,这样才能在双方达成协议上发挥意想不到的作用。

做一个合格的医生是我们每个医学生当初选择医学院校的梦想,而这次关于人文医学的培训,让我们这个梦想离现实更近了一步。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