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期 林娉妤 心怀人文促和谐 

 

   在青秀山脚下,南湖之畔,邕江之滨座落着一座神圣的医学学府——广西医科大学,一群医学学子正在这金秋十月,兴致勃勃地参加着中国医师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广西)基地第十八期培训。而我,很有幸也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

   随着现代医学的快速发展,我们却走向另一个极端。卓越的医学教育家威廉·奥斯勒在上个世纪初,就非常尖锐、切中要害地指出:医学实践的弊端在于历史洞察的贫乏,科学与人文的断裂,技术进步与人道主义的疏离。即随着科技的飞速发展、学科的不断进步和细化,医生更多关注着新药物和高端技术的效力,而忽视了病人作为一个有情感、有思想的个体的感受。于是出现了认识上的落差,病人在诊疗过程中不满意,医生在工作中很痛苦。与此同时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在福冈宣言上指出:“所有医生必须学会交流和处理人际关系的技能。缺少共鸣(同情)应该看作与技术不够一样,是无能力的表现”。 而且在目前国内医患纠纷频出、群众对医疗意见很大的现实情况下,如何提高医学生医患沟通技能成为一个急需解决的问题。希波克拉底 曾经说过:“医生的三大法宝是语言、药物、手术刀”可见语言的重要性,沟通也是十分重要,近年来医患关系越发紧张,人文医师技能的培训成了当务之急。

   沟通作为一项技能绝不是与生俱来的,需要后天的学习和实践才可能不断提高。我们这次课堂的上的实践活动有角色扮演,能够让我们站在对方的角度上去感受。这个或许就是赵邦教授所推崇的“同理心”所谓“同理心”就是指在人际交往过程中,能够体会他人的情绪和想法,理解他人的立场和感受,并站在他人的角度思考和处理问题的能力。简单地说,同理心即站在对方立场思考的一种方式。

   通过这次富有意义的培训班学习,我深深的认识到:医师的职业是最富有人情味的和最与人亲近的,医学是最具人文精神的学科。因为医学本身的对象是人,医学的主体也是人,医学的崇高使命是尊重生命、关爱生命、救死扶伤、治病救人。医学的发展就正如希波克拉底所倡导的那样“爱人与爱技术是并行的”。医学实践强调人的整体性、人与自然和谐统一,诊疗活动离不开医生与病人之间的思想交流、医患配合,离不开来自亲友、社会的帮助支持以及政府保障和宗教信仰的力量支撑。

   因此,在现代医学生教育中我们必须自始至终渗透人文理念:从对医学事业的正确理解认识、对解剖尸体的尊重爱护、对见习病人的呵护关心,还有对老师、家人、朋友、同学的关注与理解。让他们能够经常换位思考,对人、对事有高度的责任心和细致入微的观察能力,对他人的痛苦和困难能够由衷的产生同情并主动伸出援手。不断强化医学生的理念:医生并不仅仅是一个职业。我们为了拯救生命而来,这就赋予了这个职业一种“神性”。我们面对的不是机械也不是冰冷的石材,面对着一个个热血沸腾的生命,这就要求我们不只是用脑子去思考该怎么治疗,还应该用心去感受、去帮助、去安慰。但是,随着现代医学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原来充满温情的医学却呈现出悖人性化和唯技术化的趋势。如医师只注重躯体症状,忽视病人的精神、心理需求;只看到“病状”,没看到“病人”;只注重生物学手段的治疗,放弃心理、行为治疗和亲情关爱;医师的“惜语”,不愿作出必要的解释,不愿多与病人进行语言沟通;病人到了医院后,医生根本没有时间和病人交谈,病人面对的只是一堆检查单等冷冰冰的东西;等等。人性化的医学和富有人情味的医患关系被复杂的仪器和先进的技术代替了,医学土壤上的人文种子失去了生命力。这些无不让我感到深深的遗憾。

  通过这次的培训,我认识到见病不见人的医患关系是不可取的。我不想将来和我的病人也如此冷冰冰,我要努力改变自己,为此我报名参加了本次培训班。通过老师细心讲解和谆谆教导,让我原来在这方面零碎的知识和技能变成了系统的、先进的知识和技能,掌握了人文医学的相关知识,与患者沟通的技巧,特别是学会了作为师资必备的培训教学技能。今后,我希望能在日后的工作岗位上处理好自己与患者的关系。认真领会和探索人文医学的精髓,“有时治愈,常常关系,总是关注”要铭记于心,希望在医学道路上越走越远。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