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期 林子钰 未医彼病,先医我心 

 

     说起来,我是自愿走上学医这条道路的,即使明知现今医患关系紧张、杀医惨案时有发生也未曾动摇我的决心。我自认不是一个意志坚定的人,但是我只想做我喜欢的事情,也许就是这样一份对理想的天真让我在目睹了哈医大、安医大的杀医惨案后仍未冷却心头的热血吧。参加人文医学技能培训一方面是为了在日后的行医过程中更好地与患者交流,减少医患纠纷的发生;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在这个过程中对自己做一个深入的剖析,进一步认清楚自己。

     宋时刘昉在辑撰儿科方书《幼幼新书》时在序言中写道“未医彼病,先医我心”,也就是说要想更好地行医救人,必须先端正自己的内心。囿于现今的医学水平,有许多问题尚待解决,作为医生,我们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既然如此,就需要我们具有一定的人文素养,富有同情心、同理心,还需要有效的沟通技巧,更好地与患者沟通交流。而且如今的医学模式早已从单一的生物医学模式转变成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我们在面对病人的时候不仅需要关注他或她的疾病,还需要关注他或她的心理问题及社会支持体系,提出一个更为全面的治疗方案,从而使患者身心都能恢复健康,回归社会。这样看来,参加人文医学培训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三天的培训虽然短暂,却让我获益匪浅。不仅提高了我的沟通技能,也让我从新的角度重新思考问题。患者不是我们的实验对象,他们是与我们共同作战的战友,我们应当并肩作战,把自己的背后交予对方,而不是像现在这样互相猜忌,互相防范,这样不健康的医患关系真真是伤敌一千自损八百。为了避免自己以后成为这种不健康医患关系的主角,我从现在起就要有所觉悟,思考如何能更好地处理我们与患者之间的关系,建立伙伴关系。“未医彼病,先医我心”,微博红人于莺曾说过,“医生可以没有回天之力,但不能失去悲悯之心”,医生肩上背负着的是人的性命,有时候不过是“To do or not to do”的简单二选一,却可能会关系到一条无辜的性命。面对生命,我们没有资格冷漠。因此,当我们面对不讲理的病人时,也没有资格意气用事,任性妄为,置患者的性命于不顾,我们只能学习如何与患者更好地沟通,更好地交流,达成良好的伙伴关系。

    短暂的培训可能不能让我马上变身成为一个交际能手——谁又能一口吃成个胖子呢?但是却让我树立起人文医学的基本理念,掌握了与患者沟通交流的大致技巧,我相信这对我日后学习、工作都大有裨益。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