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期 郭吴丹 树正气医师,扬人文精神 

 


     医学是与自然作斗争的学科,它帮助病人度过难关,免去疾病的痛苦,让生命尽可能的维持下去。它关注的是在疾病中挣扎的,需要关怀和帮助的人。医学被认为是最应具有人文精神的学科。诚如有人指出的那样:医学在本质上具有两重性,它既是一门学科,又是一门入学,需爱和人文精神的滋润。

     人文精神是一种普遍的人类自我关怀,表现为对人的尊严、价值、命运的维护、追求和关切,对人类遗留下来的各种精神文化现象的高度珍视,对一种全面发展的理想人格的肯定和塑造;而人文学科是集中表现人文精神的知识教育体系,它关注的是人类价值和精神表现。从某种意义上说,人之所以是万物之灵,就在于它有人文,有自己独特的精神文化。

     罗伊.伯特在他的《剑桥医学史》中感概:如果不坚持正确的医学目的 ,“重技轻人”,那医学的成功可能正导致一个自己无法控制的怪物。30年前,美国精神医学教授恩格尔提出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对以还原论为主导的生物医学模式进行了批判性反思;20年前,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在福冈宣言中指出:“所有医生必须学会交流和人际关系的技能。缺少共鸣,应该视作与技能不够一样,是无能的表现。但时至今日,中国医师协会的调查显示,90%以上的医疗纠纷是由于医患沟通不当或不够而导致。人文精神的缺失已使医学界处于被动,提高医师的人文素养可不容缓。

      树医师正气,扬人文精神。正如希波克拉底说过: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经常去安慰。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