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期 宋  峥 人文新征程


   今天下午结束了人文医师的培训课程,三天的课程,过得真心快,今天赵邦老师再带领我们回顾的时候,我的脑海里总是想起那一句话——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而这个“士”则是“人文”二字。
   自从进入广西医科大学学习医学知识以来,就不停地在被灌输人文观念,从大一到大三,不管是基础课程还是临床课程,几乎每个老师都会在讲课的过程中说到人文关怀,尤其是这个学期的课程里,我们开始接触了诊断学的问诊,老师同样也提到在问诊的过程中要注意人文关怀,要先进行开放式提问。但是在过去的学习过程中,我更多的都是停留在理论层面,想当然地觉得所谓沟通、所谓人文,不就是会说话、说好话嘛,谁不会。
   直到这三天,从理论到实践,每一个细节都有老师悉心指导,我才意识到,要做一名真正懂人文的医生并不容易。每一个来就诊的患者都希望自己能得到重视并且能够被治愈,而作为医生来说,每天要面对的病人都那么多,似乎很难做到那么“博爱”,但这也是我们自己需要严格要求自己的地方。
   “同理心”三个字也许是这三天提得最多的一个词,当我们站在患者的角度来思考问题的时候,同理心也许并不是那么难做到,每一个患者来到医院就医,从排队挂号到排队候诊都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有急症的患者的心理更是容易焦虑,如果我们与他们交流的时候,身体前倾一点,语气轻一点,重要的问题重复一下,多问一句“你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么”“我的解释你还有不懂的么”,也许就已经在很大程度上慰藉了患者的心灵,让对方感受到自己是被重视的,感受到医生是可以信赖的人,医患纠纷在最初的就诊环节中就已经被抑制了。
   这几天我还有一个感受特别深的课程,就是病情告知,尤其是对于癌症患者或者是病危患者的病情告知。我一直不喜欢做坏消息的传递者这个角色,一是自己心里不好受,同时被告知的人对我自己也许也会有不好的情绪,培训中小课堂实践的时候,我也感受到了病情告知的难,但是也为我开启了一个新的思路。在告知较为悲伤的事件的时候,我们要让对方感受到我们的谨慎和努力,也要让对方感受到我们可以作为倾诉的对象,当然,还要为对方寻找一个感情的依靠,如家庭中能拿主意的人、交心的朋友,有宗教信仰的人还可提醒他在宗教里寻找支撑自己的信念,心灵的支持在这个时候比任何药物或者手术都要有效。
   要成为一个真正的具有人文关怀、精湛医术的医者,是我的梦想,但是这条路还有很长一段要走,医德与医技的提高都还需要我在未来更多地去实践,这几天学习到的东西更需要我用一辈子去巩固,不因世事的改变而放松对自己的要求。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