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期 李富林 沟通你我,和谐医患

 


   北京医生被砍,哈尔滨医生遇害…从我们耳中划过,眼中闪过医患关系紧张,甚至医患间发生暴力冲突的事例已不鲜见。作为当今的医学生,增强人文医学知识,强化跟患者间的沟通意识,已迫在眉睫。
   以前我常想,沟通这东西会随着从医经验的积累而逐步的提高,况且,在当今我国医生超负荷运行的情况下,我们医生或许根本就抽不出什么时间来跟患者沟通。而现在,我终于明白,正是因为在我们每天工作超负荷运行的前提下,良好的沟通才显得越发重要。通过良好的沟通,我们不仅可以更全面的了解病情,提高诊断率,还可以提高我们医生对自己的满意度,提高患者对我们的满意度,更重要的是,这将会形成一个良性的循环,久而久之,医患关系必定会朝着好的方向发展,朝着我们所期待所向往的和谐医学发展。总之,我们与其日后花时间,花精力在处理医患纠纷的事情,不如现在防患于未然,强化自己的沟通本领,与其多一个“敌人”,不如多一个朋友,这才是我们长期生存之道。
   习总书记曾说过,鞋子合不合穿脚才知道。同样,我们的沟通是否到位,不是以我们自己为标准,也不是以疾病为标准,而是以病人为标准。当今的生物—心理—社会的医学模式,要求我们医生把以疾病为中心的传统观念转变为以病人为中心的现代理念,通过生理、心理、社会全方位的为病人服务,以促进社会的和谐。通过了这两天的沟通培训,我觉得可以从以下几个方面提高自己的沟通能力。
   首先,职业化的态度与服务能力。作为医生,我们首先要具备崇高的医德。正直与诚实、利他主义、负责可靠、尊重他人、关切与同情、对自己及自己专业能力的局限有清醒的认识、沟通与合作能力、精益求精。这样,我们使得自己愿意并且容易与病人极其家属沟通,并且可以使我们医生愿意学习与提高医患沟通技能,此外,也使得我们在困难的情况下能够勇于与病人沟通,最后,具有崇高的医德,还促使我们努力去晚上现有的医疗制度与体系。
   其次,非语言表达与解读能力。在多数情况下,“如何说”比“说什么”对沟通的效果更加重要。我们更多的觉察与感受病人所发出非语言的信号,从而能更好的理解病人;对病人的非语言信息及时作出反应,让病人感受我们在“聆听”他;有意识的抑制自己的一些非言语的信号,可以避免对沟通效果产生的负面的影响。我们可以通过肢体动作语言,如面部表情,目光接触,动作,姿势与适当的身体接触,也可以通过言语的因素,如说话的音调,音量,节奏等,当然还可以利用物件进行沟通,如室内摆设与着装等措施来提高自己的非言语沟通与解毒的能力。
   再次,主动倾听技能。我们应该改变一些阻碍我们倾听别人的坏习惯,如只注重事实与数字,听到受指责时感到愤懑,被说话者的特点干扰,开小差等。我们在倾听的时候,在发挥主动性,要倾听说话者的心声,要给予说话者尊重与肯定,此外,在倾听的时候先别想如何回应说话者。
   第四,口头表达能力。谈话开始前应建立和谐关系,如见面时要相互介绍,从积极的角度说话,在开始谈论重要话题时先征询对方的同意等。我们在表达过程中还要把意思说得完整一些,说得清晰明白一些。
   最后,谈判与化解冲突的能力。矛盾与冲突是在生活中经常遇到的事情,更何况是在当今医患紧张的背景下。面对冲突时,我们要管理好自己的情绪,理解与同情患者,鼓励对方把内心的想法与感受都说出来,还有避免责怪对方。
   正如当今反腐要老虎苍蝇一起打一样,提高医患沟通技能,我们全医疗界也要“整装待命”,从主任到医学生都应该一起学习,提高自己沟通技能的本领,为促进医患关系和谐而做好自己。
   我相信,通过此次培训,自己踏进岗位的那一刻,可以自信的拍着胸部,沟通你我,和谐医患!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