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期 廖翠芳 关怀心灵,生如夏花

 

  第二十二期中国医师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广西基地)已经圆满结束。对于已经进入临床的我们来说,这次培训让我们对于医生这个角色的定位影响还是很大的。
  在基础课程中,我们曾经学习过《医患沟通学》。课堂上,也有同样情景表演与案例讨论。记忆最深刻的,莫过于在情景表演的时候运用“共情”。当时感觉非常别扭,在一个病人很悲伤的时候要确认他的情绪:“你现在一定很悲伤吧。”、“你现在很生气,对吧。”其次就是不懂,医患沟通明明就是医生必须掌握的一项技能,为什么还要以额外的培训来实现对临床医生或其他医疗从业人员能力的提高,而非进入大学课堂,以绝对重要的姿态让学生明白作为医生,沟通时我们一生的必修课。所以,能有机会参加此次培训,我非常期待。
  经过两天深入学习医师人文之后,我对现在的医生及医学生所具备的的服务素质有了更深的理解与反省。
  首先,反观在医院里见习的过程,我猛地一惊,为何我在采集病史的时候只是为了让病人说出一些临床表现,使得我可以套用书本里的疾病。也就是说,我只是把病人当做是一部机器,他们来医院我的目的是让我检修故障。这种生物模式很早之前就已经被指责,被弃用,而我在学习的过程中却还没意识到这种模式的片面性以及对病人造成的影响。
  其次,对于我没来说,我还没有跟患者或家属面对坏消息的能力。我曾经参加宁养院义工,在那里面对的都是癌症晚期的病人。我们需要对他们在家中吃药情况以及其他的一般状况经行随访。电话随访过程中,我们会不时听到患者已经离世的消息。这些坏消息对于我来说是一种极度的煎熬——我同情家属,但是我自己都会深陷这种悲伤之中,更没办法鼓励他们安慰他们,只能说一句节哀顺变。于是,我担心将来的某一天,由我来告别人知坏消息,我又该怎么办。
  对于这些疑问,我在此次培训中找到了答案。
  医生,与其说是消除或减轻患者痛苦的天使,还不如说医生是善良心灵的化身,用自己的医术与仁术安慰病人的心灵,使其正视疾病,拥有从容面对疾病的勇气,最后我们共同战胜疾病。医术自是不用多说,那么仁术怎样得以体现?——医德加上有效的沟通。我们有沟通表达对病人的关怀,那么,到最后即使治疗效果不好,我们都会坦然面对。
  病人,首先他是人,其次是病。我们也曾患过病,也知道在患病之时,我们的脆弱与对于别人的依赖、对于别人的关怀的渴求有多大。我们身披白大褂,在病人面前,就注定我们要小心翼翼地维护他们的依赖,给予患者足够的关怀。一声轻轻的问候,一个鼓励的微笑就已经是病人阴雨天气里别样的温暖。患病的不仅仅是躯体,有时候,心灵也会躲在昏暗的角落偷偷哭泣。我们怎么能只看到身体的不适,却忽视心灵的哭泣?给心灵一个接受现实的过程,给心灵找到一个精神支柱,找到面对疾病的家庭支持,这就是人文,这就是关怀,这就是良好的沟通。
  鞠一杯清泉,涤洗我们的心灵,使其亮洁如明镜,从此眼里有了你,遭受着痛苦的病人,而非病人有何病。
  取一缕阳光,温暖我们的同情心,使其灿烂如花,从此献给你,遭受着折磨的病人。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此托付,定不能辜负,我将捧在心间,定要关怀患者心灵,使其生如夏花。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