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期 罗文辉 沟通——医患的桥梁

 

  从北京朝阳医院的李丽云事件,到哈尔滨无辜的医学生王浩事件,再到河北女儿科医生坠楼事件,我看到了今下紧张的医患关系,如此严峻,让人不寒而栗。医生和患者本不是应该是站在统一战线上一起抗战病魔的,然而当下的医患关系如何让我们向着统一的目标前进?如何实现融洽和谐的医疗氛围?如何构建良好舒适的医疗环境?医生的专业知识和人格品质是需要的,患者的通情达理和全力配合也是需要的,可是双方的真诚交流、有效沟通更是必须的。
  《中华民族共和国执业医师法》实施十周年大会上公布,由国家卫生部、司法部、全国人大内务司法委员会支持举办的调研就职业环境现状、医疗纠纷、医师维权和医药卫生体制改革等问题,对北京、广东、辽宁、山西、河南、贵州、四川、青海、等地3182名医生进行了问卷调查,结果显示仅有7.44%认为当前医师执业环境“良好”;有48.2%想放弃医师职业;91.9%认为自己付出与报酬不相符,超过一半认为医师的收入差于教师。我们医疗行业上的医务工作者正在对自己的职业产生质疑,身心疲惫,甚至是想要退缩,这不是一种好的现象。当年怀揣远大的梦想,选择了,寒窗苦读多年,然而却在学成后要付之于实践时向后退步了。不值得。我们应该向前迈步,勇敢地面对,耐心地查因,冷静地解决。一个调查显示在医疗纠纷中,有65%是由于医院服务方面的问题引起的。而这其中35%是由于医务人员说话不当造成的。一个由中国医师协会完成的调查更是显示90%以上的医患纠纷为不当的医患沟通所致。
  虽然仓促,虽然急迫,经过短短的两天培训,通过理论课、小组讨论和角色扮演,我对于医患沟通的方法和技巧有所掌握和感悟。在医患沟通的环节上,对我们医师提出了一个医患沟通能力模型,是职业化态度与服务能力、非语言表达与解读能力、主动倾听的能力、口头表达能力、谈判与化解冲突的能力。在和患者沟通时候,我们应该扪心自问,我们有没有以心换心。患者进门,我们冲他笑一下有什么难度?说话语气多点温柔少点粗暴,加一个请字,有什么难的?改变一下说话方式有什么难的?来找我们看病的病人,不是我们的父母、兄弟姐妹或是小孩,是我们的同伴,怎容呼来唤去居高临下?谈手术有两种方法,一种是推卸责任的谈法,一种是承担责任的谈法。我们说,这个病很危险,会出现各种后遗症并发症,不签字就不能开刀。这是推卸责任。如果我们说。这个病很危险,虽然很危险,但是我们也要尽百分百的力量去试一试。试的过程,如果失败了,请你们谅解我们,因为我们不是那么有把握,但如果我们不试,就一点希望都没有了。两种说话方法,相信每个人都会更能接受后者。有一位老医生说其实大部分患者都是通情达理的。你的工作做到位了,他们大多能够理解。他们要的也就是一个公平对待,争的是一口气。是啊,医生有专业知识不代表就可以居高临下。没有将心比心的医生,不是好医生。沟通到患者的心坎里,后续的治疗会更加顺利,尽管可能会有一些难以预料的困难。
  最后,特鲁多的墓志铭值得我们铭记并且时刻提醒我们,有时是治愈;常常是帮助;总是去安慰(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患者需要我们的帮助和安慰更甚过治疗,沟通就是这道桥梁。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