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期 蔡舒婷 爱护、同情之心

 

从小在医学院里长大,各种熏陶下学医当医生这条路似乎是水到渠成的。记得刚上大学那会儿老爸跟我说,医疗制度在不断改善,等你毕业那会儿医生就好当多了。但随着渐渐学习我体会到,体制是我们控制之外的事情,而更客观更实际的,是当我们作为一名医者,与患者面对面时,是否做到了设身处地的理解,是否有无微不至的关怀,是否竭尽全力除其病痛。

古人说,医乃仁术。也就是说,除外扎实的知识基础,医生应当富有对病人的关怀、爱护、同情之心;如此,也才有好的医术。这就很好的阐明了人文医学的重要之处。

同理之心,这是一个贯穿我们人文培训整个过程,甚至可以说,是贯穿我们未来整个医生生涯的词汇。简单地说,其定义就是设身处地的为对方着想,将心比心,去体会对方的感受。但现实中很多时候,医生并不曾体会到病人的痛苦,也忽略了病人想表达自己痛苦感受的急切心情。病人在诉说症状时,往往很快就被医生打断;当病人提出自己对疾病的不同看法时,医生一句“你是医生,还是我是医生”使之噤声;当病人在术前惴惴不安地向医生倾诉时,医生大手一挥“没事没事,不过就是个小手术,别胡思乱想!”对于这样的话语,很多医生早已习以为常,而对于病人却犹如一阵寒流,凉透心底。我想这也是为什么今天我们看到那么多医患纠纷的问题所在。善治者必先治其心,作为一名医生,应该真诚地关注病人的病患体验和他关于病患的理解,这样方能从根本减轻病人的痛苦,真正达到一种“治疗”的目的。所以说,同理心不仅是我们的一堂必修课,还需要我们不断的学习和履行。

主动,不是主导。现在的医学模式要求医生和病人在一种平等合作的位置,对于疾病的治疗也是一种医患共同探讨的过程,但是我想和谐良好的医患关系应当是靠医生方面主动建立起来的。很多有经验的临床医生会嗤之以鼻,和病人握手?倾听他们诉说?讲暖人贴心的话?也许是真的有用,但是每天要面对三位数之多的病人,还有写不完的病程材料,时间相当的有限,久而久之一种冷漠麻木的态度和家长式的口吻就会显现出来。但其实,主动地示好并不需要我们大费周章,这应该是一种习惯,体现在与病人日常的的交流之中,也许只是一些字眼的替换,或是目光交汇;不因为认为它不可能就不去做不去尝试。所以说,主动伸出你的手,这就像搭建起了一座医患之间的信任桥梁,这不仅仅有利于提高患者的依从性,减少医患纠纷;从长远看来,这无疑能够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为其他患者争取更多时间的。

谦逊,不仅对于我们这样初出茅庐的医学生,对于有多年经验的老医生这也是一样的重要。一方面,它来自于一种学习态度;医学知识的不断更新,促使我们必须活到老学到老,才能保证自身医疗技术水平的不断提高。更重要的是另一方面,它来自于医患之间的沟通交流,从这个角度上看,临床上资质稍低的医生甚至比上级医生更具优势。因为他们会更频繁地来往于病房之间,与病人接触更多,他们与病人聊天,关心病人的感受,他们需要不断跟进病情变化,再将这些情况及时反映给上级医师,以采取相应的合适的措施。时间一长,这种熟悉感会促使患者对医生的信任和依赖,从而有助于我们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所以说,把心放低,收起居高临下的姿态,才能真正做到有效沟通。

总之,充实的专业知识技能和饱满的人文关怀就是医务工作者的一对翅膀,唯有它们都足够强大,我们才能在医学这片领域上飞得更高,更远。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