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期 唐宁新 从医学人文视角看医患沟通

 

  新的医学模式认为医学是一门既有自然科学又具有人文社会科学属性的综合学科体系,医学人文教育是 “ 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内在要求。医学人文是人类对自身生命复杂现象与规律不断探索与认识的又一个飞跃。今天人文医学强调的是医者要将人文与科学融合,为患者提供优质服务。
  一、医学人文精神的内涵
  人文精神是人文的核心,是指人类发展中形成的优秀文化积淀,凝集而成的精神,是人一种内在的精神品格。罗伊·伯特(Roy porter)在他的《剑桥医学史》中感叹:如果不坚持正确的医学目的,“重技轻人”,那“医学的成功可能正导致一个自己创造但又无法控制的怪物”。30年前,美国精神医学教授恩格尔提出生物一心理一社会医学模式,对以还原论为主导的生物医学模式进行了批判性反思;20年前,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指出:“所有医生必须学会交流和人际关系的技能。缺少共鸣(同情),应该视作与技术不够一样,是无能力的表现。”但时至今日,中国医师协会的调查显示,90%以上的医疗纠纷是由于医患沟通不当或不够而导致。人文精神的缺失已使医学界处于被动,提高医师的人文素质刻不容缓。
  据估计,一名医生在一生的职业生涯中,要接诊12万到16万名病人,也就是说,医生在工作岗位上的大部分时间都在与病人接触沟通。大约有60%到80%的疾病诊断及治疗方案都是基于与病人谈话的结果来确定的。“没有医术治不好病人,没有人文会治死病人。”病人不是病,是人。因此,一个医生的人文素质的高低直接影响到对病人的诊疗水平。国外学者指出医生对病人应做到“五知”,即知主诉、知不适、知苦恼、知生活不便、知社会问题。对从医者而言,医学不仅是一种职业,更是一种事业。
  医学人文精神是传统医学文化的沉淀和回归。不论是在东方还是在西方,具有深厚人文底蕴的传统医学都强调医生应当具备较高的人文修养。“医乃仁术”是中国传统医学的基本伦理原则,“仁”是指“仁慈”、“仁爱之心”,“术”即指治疗疾病的医学技术,“仁心仁术,方便为怀”指的就是医生关怀病人的人文情感和精神。优秀的医生是医德和仁术的结合体。
  二、医疗市场中的医学人文精神
  一段时期,医疗市场化的倾向淡化了医学人文精神,削弱了人文素质的培养。中国的公立医院由于体制、机制等原因,运转中普遍存在着补偿严重不足。部分医学医疗单位为生存和发展,借助着自己的一些优势,过分追逐利润,过度使用诊疗技术和手段,降低了对人文的要求,淡化了医生的人文思想。近年来,诸多医改报告及学者的研究表明:医疗服务不能市场化,但它必须适应市场。
  先进诊疗技术的广泛运用加深了重物轻人、重技轻德的思想倾向。医生为诊治病人通常采取聆听病史、仔细问诊和望、触、叩、听(中医叫望闻问切)的查体方法被削弱了,取而代之的是过分依赖各种仪器设备和检查,导致当下人们对医学进步的回答是“做得越好越多,感觉越坏”。我们能治疗疾病,却不能赢得患者的信任。
  据调查,医患关系紧张,以致引发医疗纠纷,其中50%由于医务人员缺乏人文精神所致”。这样看来,医学的人文教育,提高医务人员的人文修养是人文医学建设的当务之急。“对医学职业而言,人文修养不是万能的,但是,没有它是万万不能的。只有真正了解生命,才能敬畏、尊重和关爱生命。” 因此,在呼唤人文医学的构建中,首先关注的是医务人员以高尚的人文修养和人格魅力,来践行以人为本的价值观和知行合一的实践观,以期医患携手合作共同实现人的生命在医学中的最终意义。
  三、以医学人文精神促进医患沟通
  医患沟通是人际交流的一部分,正确认识和重视处理医患沟通、交流是直接关系到保证医疗质量、提高服务水平、防范和降低医患纠纷和构建、维护和谐社会的一项重要内容。医者应积极学习,认真研究医患交流中的问题,学习医患沟通技术与技巧,增强医患沟通能力,努力创建和谐的医患关系,不断提高医疗服务水平。
  日新月异的现代医学技术需要医学人文精神的正确指引。在看病人时,应当坐下来,哪怕只是30秒钟,病人会因此而放松,更容易交流思想,至少感到医生愿意花时间对他的病人有兴趣。这是医生的基本哲学。当今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有的医务人员过分专注于医疗技术和诊疗设施的便捷与神奇,信奉技术至善主义,违背了医生的基本道德哲学,忽视了医务人员的医德修养,导致功利之心逐渐消释了应有的仁爱之心,医学道德和医学人文精神逐渐弱化甚至缺失,医学技术的发展与医学人文精神的弘扬相互错位。因此医务人员须以诚实、严谨、审慎、执著的医德品质、高度的社会责任感以及医学使命感来开发、研究和运用现代医疗高新技术,以改善和提高个人乃至人类的生活和生命质量,真正实现对真、善、美的永恒追求。
  医患矛盾,在我国长期处于难以缓解的状态,特别是在当今市场经济条件下,医患双方的人文修养都处在尚待提高的阶段,又由于受到多元文化价值观的影响,医患间的利益冲突更是难以避免。但是,人们仍然企盼、追求医患间向善和谐、完美合作的实现。正是在这种社会环境下,呼唤构建人文医学,期待用以人为本的核心价值观来规导医疗过程,改善医患关系,将医患关系调整、协调到在现实中可以实现的公平合理的最佳的和谐状态。因而,人文医学追求与期待的不仅仅是医疗的结果,尤其关注的是医患双方合作过程中的诸多人文理性的实现。
  四、医患沟通的法律问题
  不可否认,在医疗活动中所发生的医患关系,医生总是处于主动地位,虽然患者有医疗选择权,但其做出选择前必须通过与医生进行沟通获得足够的知情后才能完成选择。因此,医生除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和行业规范外,在沟通过程中的充分告知、完全理解和自主选择以及诊疗过程中的及时补充完善,均涉及尊重患者的知情权。基于医生在医患沟通中的主导地位所实际形成的相关行为,如告知履行不当,则必然产生因医生未能在沟通过程中及时、主动、全面、客观、真实、确切地告知患者相关情况,存在过错而引发的医生及相关医疗机构对于相关法律责任的承担,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法律现实问题。
  事实上,医生将知情的有关事项适当地告知于患者,既体现了对人的生命权、身体权、健康权以及选择治疗权等权利的尊重,也是现代国家民事法律对于患者人身权利在医疗过程中的一种法律保护。从世界范围看,现已形成了较为完备的医事法律体系。并明确医生在履行医疗职责过程中,始终都必须尊重患者的意愿,要将医疗过程中医生所知晓的患者病理、病因、治疗方案、拟用药物、可能出现的预后充分阐释明确告知患者或其近亲属,患者享有知情权是该宣言的最重要核心价值。我国宪法也明确规定,保护公民人身权利和人格尊严,不受任何侵害。
  总之, 要建立新型医患关系、搞好医患沟通,医学人文精神很重要。它促使我们对各种事物或现象能从医学人文及对方的角度去思考和理解,必将使我们更好地 “理解” 患者的想法、感受,使我们的服务工作做得更好,从而建立起一种新型的医患关系。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