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期 邓建宁 外科手术的人文

 

   以下我从外科医师的角度探讨医学与人文的体会。
  外科手术是在手术医师主导、患者及家属密切配合的互动状态下完成的对疾病的诊疗措施。手术前谈话是一项重要内容,也是手术医生的权利与应尽义务之一。随着医学科学的发展,新技术、新材料的不断涌现,不断刷新医疗市场的利益分配格局。各种层次的医院均在努力引进设备,运用新材料,开展新技术、新手术。为了患者能接受新的治疗方法及手术,医师往往只强调手术的必要性与安全性,回避风险问题。却不知医疗技术本是双刃剑,既能医治人体的疾病与创伤,也有可能带来其他部位与系统的损害。医疗服务的高风险特征给治疗结果增加了许多不确定因素。再先进的设备、再高明的医生,也难以达到100 %的手术成功率,这就给日后的医疗纠纷埋下了隐患。
    随着社会进步,来自病人、家属及社会的健康要求越来越高,外科医生面临着压力越来越大,挑战越来越严峻。对于疑难危重病例的治疗勇气以及对出现的并发症和非理想后果的解决等,提出了新的问题,也令外科医师感到十分棘手和困惑。因为医学的对象是人的生命,而人是有思想、感情、经济、文化等背景。如何看待病人、如何看待自己以及如何看待和处理医生与病人的关系。这就是外科医生的人文修养。
   我们需要什么样的医患关系?医疗行政部门为我们制定了查房制度、首诊负责制度、会诊制度等等,制度为医生建立基本医患关系框架,但在执行中有时理性有余而缺乏温情,依旧纠纷不断,我们(医患)都渴望建立一种照顾式的医患关系。时刻考虑病人的体验和意愿,没有冷漠与猜疑,只有信任与关爱。
   外科医生应该展示给病人:温文尔雅、镇定自若,幽默睿智,以及在不断培养中养成的高度责任心,辨证思维,为患者着想的谈话技巧才能将自己“塑造”成为一名让病人尊敬的外科医生。
  我们外科医师针对疾病的诊治始终要遵循两个原则:
  科学原则 — 针对病情:疾病的病理、生理、治疗方法,技术路线
  人文原则 — 针对人情:病人的心理、意愿、生活质量,个人与家人需求
  诊治方式的选择要兼顾双方:一是医生—最有把握的方式;二是病人—最情愿的方式。对生命敬畏;美德与伦理兼顾。
   “医生的价值”应视为“人类价值””,诊治中的充满哲学思想:诊治中的正确与错误,包括:责任心,技术水平、临床经验,思维能力和方法,后者便是哲学。正如前述完美的手术:决策占75%,技巧占25%。专业和技能的学习和提高是必要的。人文修养和哲学理念具有根本性、终身性。不要把自己限定在一个狭窄的领地内,我们要学习的更多——人之立人、立世、立业由乎于三:才,知,德。德靠修养,才、知均不可代替之!也许我们不缺乏相应的知识与技术,或者我们太看重知识与技术,而职业洞察、职业智慧、职业精神。则相形见绌或者空洞而苍白。临床施治:注重规范化、个体化、人性化;审慎估计和处理可能发生的医疗问题或经济纠纷。准备完善并贯彻执行必要的、合理的、合法的手续及相关文件。 医生与病家的交流非常重要新时代的医生必须势细心的观察者、耐心的倾听者和敏锐的交谈者。交流是诊断、治疗、医学发展和医疗纠纷防范的关键环节,也是医德的表现。“缺乏共鸣(同情)应该看做与技术不够一样,是无能力的表现。” 医生给病人所开的第一张处方应该是关爱。行医,是一种以科学为基础的艺术, 是一种专业,而非一种交易, 是一种使命,而非一种行业。医生必须有整体的眼光与宁静的心灵。
  医生载负着、体现着社会的精神道德底线,医生、公众与社会都应该维护它!
    我们要保持对医学人文的眷顾,营建医学活动的理性境界、完美天使的形象、赎救仁爱的诺亚方舟。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