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期 张洁 培训心得

 

 说心里话,作为一个忙碌在一线的临床医生,一提到周末培训,总是特别地无奈和反感,但是今年8月在我院开展的中国医生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却让我着实觉得受益匪浅,不虚此行。在短短的2天时间里,老师和我们一起进行了包括理论学习、视屏观看、角色扮演、团队破冰游戏等多项内容的学习,课程生动有趣,“动—静”安排合理,使我们逐步了解到当今医患沟通存在的问题,让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医患沟通的重要性。课后我反复回顾了培训的内容,联系自己在临床工作中遇到的各种问题,意识到为缓解现今紧张的医患关系,我还有很多“该做、能做和要做”的事情:
    首先,必须摆正自己的位置,因为长期处于“医生提供处置意见—患者执行”的关系,我总有一些居高临下的感觉,比如有时候病人不听从我的处理意见,或者对诊疗过程有疑问,我就会产生排斥情绪,特别是那些在培训中提到的“难缠的病人”,要么我把情况转交上级处置,要么我把他们晾在一边,感觉没有进一步交谈的空间。培训过后我意识到这是一种沟通能力的缺乏,基于“我掌握的知识病人不懂,病人应该全盘听我的,没有商量的余地”这种错误观念,很多时候会进一步恶化当前已经非常紧张的医患关系,我应该放下“大医生”的身段,争取病人最大限度的配合,才能达到最佳的医治效果。不可否认,人的沟通能力在一定程度受到一些先天因素的影响,但后天的学习才是沟通能力的本质决定因素,而且有于研究表明进行有效地培训与训练,可以使许多医师的沟通水平高于他们开始执业的水平,所以培训过后,我会定期地把培训资料翻出来认真阅读,努力提高自己的沟通技巧。
    第二,通过角色扮演,我体会到患者在患病情况下,极度希望有个人能倾听自己的感受,从心理方面的到安慰,这就要求我们医生掌握主动倾听的技巧,包括倾听说话者的心声、在别人说话时给予说话者尊重与肯定、在聆听别人说话时先别想着如何回应、保持安静、用说话来帮助倾听、避免就某个问题或事实进行直接争论等。
    第三,口头表达能力有待提高,应该尽量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向病人对疾病诊疗的情况说明清楚。语言表达对沟通有着相当大的作用,医生可以通过与病人交谈过程中得到许多有用的信息,为了解病人病因提供线索。在交谈过程中还需特别注意尽量多采用开放式的提问方式。
    第四、具备非语言表达与解读能力。人们在与别人沟通时,通常是言语信号与非言语信号同时进行的,且沟通中所带的情绪色彩越浓,非语言的表达也就越多。实践也证明,医生的非语言沟通技巧对于医患之间沟通的效果具有很大作用。因此,医生必须学会运用自己的肢体动作语言如面部表情、目光接触、身体姿势、肢体动作、直接的身体接触等。
    第五、与患者共同制定治疗方案。在新的医学模式——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下,医患关系已从指导-合作型转变为共同参与型,这种模式提高了诊疗的准确性和诊疗效果,消除了医患之间的隔阂并增进医患之间的了解,这就要求医生病人一起探讨治疗方案,多与病人进行必要的交流,用“我们”之类的词语,与病人一起制动出一个双方都同意的治疗方案。
    作为一名医生,真正面对的是病人,而不单单是疾病。在治疗疾病的过程中,既要讲究疾病治疗的个体化对待,也要重视与病人的沟通,了解他们的基本情况。“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这无可厚非;但与病人进行有效的沟通,重视病人的感受,这也应该成为医生另一方面的天职。  如今医患关系紧张乃至医患之间发生暴力冲突的事件市场见诸于报端及其他媒体,据中华医院管理学会的调查数据显示,七成以上的医院出现过病人及其家属用暴力殴打、威胁、辱骂医务人员的情况。虽然医患关系紧张的原因很多,但医患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却是公认的主要原因之一。这其中虽然同时有着医生和患者两方面的原因,但医生对患者缺乏人文关怀这个原因尤为突出。  综上所述,我从此次培训中学到了很多建立良好医患沟通的技能,这将是我自步入医学殿堂以来所储备的一份宝贵的财富。我们要跟上现代生物心理社会的医学模式,努力学习人文医学,为未来的医患和谐奉献我们的力量。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