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期人文医学培训吴桂英心得体会

  初一接触,就有相见恨晚的感觉:原来,从医十多年来一直困扰着我的如何正确对待病人的问题,有着如此完美的答案!十多年来,接触的病人可谓千奇百怪,总觉得不可理喻,无法理解,每次在问他为什么这样,真是奇怪之后总是茫茫然没有答案。现在才明白,原来,我连找答案的路径都没找到过---因为,我总是简单的告诉病人应该怎么做,而从来就没有真正去了解病人他需要什么,从来没有真正去关心病人需要什么帮助。

  现在知道:医患沟通,以人为本。以为本而不是以为本。这就是说我们与病人见面,首先我们要了解的是病人的本身,其次才是病人的病。这就需要我们通体了解:病人为什么来,来的目的,想了解的是什么,心里想的什么,情绪怎样,能接受什么,会怎样去接受,需要我们提供什么医学上的或者精神上的帮助,我们应该怎么去帮助,如何共同努力达到一致目标,等等。在这整个过程中,就需要我们掌握一些除了医学技术之外的能力及技能,这就是医患沟通的精髓所在。而这精髓最令人折服的是:这些技能是每个医务工作人员都可以掌握并运用得上的。

  回想起多年前我遇到的一个病人,可谓是无理取闹,非常难缠。受到他那样的对待,我一直感到很委屈。但我现在不这么认为了。因为我现在知道,那个病人需要的只是别人的重视,而不是例行公事地处理他的事情:那天一大早,我早早就到了科室做好了工作前的准备。因为休息得好所以我心情很轻松。那个病人是那天我接待的第一个病人,还有他的家属。我主动跟他们打招呼,用的是本地语言,问他们需要做什么检查。病人的家属说是做化验,也是用本地语言。病人坐下来准备抽血时,我看见他的化验单上他的名字写的很潦草,他姓什么我看不出来。我就问他:你姓什么,是什么红波?我是用本地语言问的他,而且我问他时没有看他,是一边看化验单一边问的。连问三次,他都没有回答。我觉得很奇怪,语气里就表现出来了些许不满:你干嘛不回答我?他的家属听出来我的不满,语气也很不满:他不是说本地语言的。他这样回答我。那你干嘛不早说啊,害我问那么多次。他听不懂,你应该听得懂啊,干嘛你也不回答我?”“你是问他,又不是问我。那病人家属生气起来。而我心里觉得他好奇怪。明明是一起来的,现在又分他是他我是我来了。我转头用普通话又问病人,结果那病人居然也生起气来:那上面不是写有吗,干嘛还问?我更觉得奇怪,语气也没保留:就是写的不清楚才要问的嘛。不问清楚,到时候发报告不知道打什么名字,你就有可能找不到化验结果。问一下不行啊?这下可是捅了马蜂窝一样,病人和病人家属一起吼了起来:谁说问不得了……我意识到不能这么纠缠下去,赶紧平静下来说:不说了不说了,抽血吧。血抽好了,我用棉签给病人压迫针眼止血,告诉他一直压5分钟再放手。结果他拿了棉签压一下又拿起来压一下又拿起来。我就又有点着急了:你别这样,这样止血不好。病人丝毫不理会我,问我:什么时候拿结果?我告诉他:下午四点钟左右出结果。他连着问三次这个问题,我回答他同样答案三次。但第三次回答时,我心里的不耐烦已经充分表现出来了:我不是告诉你下午四点钟出结果了吗?”“那你干嘛不直接跟我说四点钟拿结果?……”病人和病人家属同时吼了起来。我愕然,还想解释什么,但已经没有我插话的余地。我赶紧转身离开。那两人一直在那里吼了半个钟头。第二天还给我们医院办公室打来投诉电话要求医院开除我。

这次狼狈又委屈的经历,就是我没有留意病人的情绪、心里、表情变化以及没有控制自己情绪造成的。也就是说,我没有掌握非语言表达与解读能力、主动倾听能力、口头表达能力谈判与化解冲突能力以及自我管理技能等医患沟通能力。病人一开始对我不满,我没有及时处理,没有好好处理,任其发展,还把自己的不满情绪表露无遗,使病人受到更多感染,激化矛盾。虽然病人及其家属有他们过分的地方(事后我才从知道病人家属刚刚从领导岗位被涮下来,一家人正郁闷着没有地方发泄),但我当时如果掌握了那些医患沟通技能,至少不会被投诉吧。

初读此书,像是农民种地拿到一把锋利的锄头,可以好好用来锄地;细读之下,发现竟是可以无限变形的耕耘机、播种机、插秧机、收割机……初读此书,像是学生时代拥有的那本字典,遇到生字随时可查;细读之下,竟是辞海一部!

医患沟通技能其实有很多也很适用于普通人之间的沟通,不是吗?

它算不算是一本宝笈?!

作为一名医生,真正面对的是病人,而不单单是疾病。在治疗疾病的过程中,既要讲究疾病治疗的个体化对待,也要重视与病人的沟通,了解他们的基本情况。“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这无可厚非;但与病人进行有效的沟通,重视病人的感受,这也应该成为医生另一方面的天职。
  如今医患关系紧张乃至医患之间发生暴力冲突的事件市场见诸于报端及其他媒体,据中华医院管理学会的调查数据显示,七成以上的医院出现过病人及其家属用暴力殴打、威胁、辱骂医务人员的情况。虽然医患关系紧张的原因很多,但医患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却是公认的主要原因之一。这其中虽然同时有着医生和患者两方面的原因,但医生对患者缺乏人文关怀这个原因尤为突出。最近我参加了中国医师人文医学职业技能培训,正式开始学习人文医学相关内容,我很开心新毕业生培训期间有这样一个机会,为我以后的学习和工作打下基础。所以我很珍惜这个机会,努力学习,希望能从这次培训中的到自身的提升。
  培训过程中,老师和我们一起进行了包括理论学习、视屏观看、角色扮演、团队破冰游戏等多项内容的学习,使我们逐步了解到当今医患沟通存在的问题,让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医患沟通的重要性,也意识到为缓解现今紧张的医患关系,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如:1、澄清一些错误观念。医患沟通之所以那么难以进行,有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一些错误观念的存在,如:“沟通能力是由天生的性格决定的,后天学习很难改变”“是我每天都与病人沟通,所以我的沟通能力会随着经验的积累而慢慢提高”“我每天接待的病人太多,根本没有时间与他们进行很好的沟通”等。人的沟通能力在一定程度受到一些先天因素的影响,这是不可否认的,但后天的学习才是沟通能力的本质决定因素,而且有于研究表明进行有效地培训与训练,可以使许多医师的沟通水平高于他们开始执业的水平。2、掌握主动倾听技能。患者在患病情况下,极度希望有个人能倾听自己的感受,从心理方面的到安慰,这就要求医生掌握主动倾听的技巧,包括倾听说话者的心声、在别人说话时给予说话者尊重与肯定、在聆听别人说话时先别想着如何回应、保持安静、用说话来帮助倾听、避免就某个问题或事实进行直接争论等。3、口头表达能力。语言表达对沟通有着相当大的作用,医生可以通过与病人交谈过程中得到许多有用的信息,为了解病人病因提供线索。在交谈过程中还需特别注意尽量多采用开放式的提问方式。4、具备非语言表达与解读能力。人们在与别人沟通时,通常是言语信号与非言语信号同时进行的,且沟通中所带的情绪色彩越浓,非语言的表达也就越多。实践也证明,医生的非语言沟通技巧对于医患之间沟通的效果具有很大作用。因此,医生必须学会运用自己的肢体动作语言如面部表情、目光接触、身体姿势、肢体动作、直接的身体接触等。5、与患者共同制定治疗方案。在新的医学模式——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下,医患关系已从指导-合作型转变为共同参与型,这种模式提高了诊疗的准确性和诊疗效果,消除了医患之间的隔阂并增进医患之间的了解,这就要求医生病人一起探讨治疗方案,多与病人进行必要的交流,用“我们”之类的词语,与病人一起制动出一个双方都同意的治疗方案。
  除了上述几点,让病人行使其知情同意权,学会应对难缠病人、机病人的技巧,掌握化解冲突的技能也是相当重要的。
  经过短短的两天培训,我从中学到了很多建立良好医患沟通的技能,这将是我自步入医学殿堂以来所储备的一份宝贵的财富。作为21世纪的人才,未来的医学之星的医学学子们,我们要跟上现代生物心理社会的医学模式,努力学习人文医学,为未来的医患和谐奉献我们的力量。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