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陈萌

 对于这次人文医师培训,总的而言,两天的培训很充实。在培训之前,我本怀着一种怀疑的心理参加了这一次培训项目,毕竟这个“人文”到底是什么,我本身也没有一个清晰的概念,而且并不知道这次培训在我今后的工作生活中会起到什么作用,它对于我真的很重要吗?在短暂的培训后,我得到了答案——人文培训很重要。

作为一名医学生,以后真正要面对的是病人,而不单单是疾病,在治疗疾病的过程中,既要讲究疾病治疗的个体化对待,也要重视与病人的沟通,了解他们的基本情况,“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这无可厚非,但与病人有效的沟通,重视病人的感受,这也成为了医生另一方面需要重视的。如今的医患关系紧张乃至医患之间发生暴力冲突的事件频繁发生,据统计,七成以上的医院出现过病人及其家属用暴力殴打、威胁、辱骂医务人员的情况,虽然医患关系紧张的原因有很多,但医患之间缺乏有效的沟通是公认的主要原因之一。这其中虽然同时有着医生和患者两方面的因素,但是医生对患者缺乏人文关怀这个因素尤为突出。我很高兴参加这次的人医师培训,有这样的一个机会为以后工作打下基础,从这一次培训中得到自身的提升。

培训过程中,老师和我们一起进行了包括理论学习、视屏观看、角色扮演、团队破冰游戏等多项内容的学习,使我们逐步了解到当今医患沟通存在的问题,让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医患沟通的重要性,也意识到为缓解现今紧张的医患关系,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如:1、澄清一些错误观念。医患沟通之所以那么难以进行,有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一些错误观念的存在,如:“沟通能力是由天生的性格决定的,后天学习很难改变”“是我每天都与病人沟通,所以我的沟通能力会随着经验的积累而慢慢提高”“我每天接待的病人太多,根本没有时间与他们进行很好的沟通”等。人的沟通能力在一定程度受到一些先天因素的影响,这是不可否认的,但后天的学习才是沟通能力的本质决定因素,而且有于研究表明进行有效地培训与训练,可以使许多医师的沟通水平高于他们开始执业的水平。2、掌握主动倾听技能。患者在患病情况下,极度希望有个人能倾听自己的感受,从心理方面的到安慰,这就要求医生掌握主动倾听的技巧,包括倾听说话者的心声、在别人说话时给予说话者尊重与肯定、在聆听别人说话时先别想着如何回应、保持安静、用说话来帮助倾听、避免就某个问题或事实进行直接争论等。3、口头表达能力。语言表达对沟通有着相当大的作用,医生可以通过与病人交谈过程中得到许多有用的信息,为了解病人病因提供线索。在交谈过程中还需特别注意尽量多采用开放式的提问方式。4、具备非语言表达与解读能力。人们在与别人沟通时,通常是言语信号与非言语信号同时进行的,且沟通中所带的情绪色彩越浓,非语言的表达也就越多。实践也证明,医生的非语言沟通技巧对于医患之间沟通的效果具有很大作用。因此,医生必须学会运用自己的肢体动作语言如面部表情、目光接触、身体姿势、肢体动作、直接的身体接触等。5、与患者共同制定治疗方案。在新的医学模式——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下,医患关系已从指导-合作型转变为共同参与型,这种模式提高了诊疗的准确性和诊疗效果,消除了医患之间的隔阂并增进医患之间的了解,这就要求医生病人一起探讨治疗方案,多与病人进行必要的交流,用“我们”之类的词语,与病人一起制动出一个双方都同意的治疗方案。

除了上述几点,让病人行使其知情同意权,学会应对难缠病人、机病人的技巧,掌握化解冲突的技能也是相当重要的。

经过短短的两天培训,我从中学到了很多建立良好医患沟通的技能,这将是我自步入医学殿堂以来所储备的一份宝贵的财富。让我感触最深的是,在医患交流中,医生的一言一行都会对病人产生影响,因此身为医学生的我们,在学习专业医学知识的同时,也应该注意培养自己的沟通能力和良好的行为习惯,在面对病人时应该考虑到自己的不当语言和行为会给病人疾病的治疗带来的不良影响,并努力杜绝这些情况的发生。

 

最后,我想额外说的一点是,医生应该学会争取自己自己的权利。就目前来看社会对医患关系的舆论引导主要来自主流媒体,但往往铺天盖地的都是负面的报道,而这些报道大都是站在病人的立场指责医院医生,但却鲜见位医院医生说话的报道,即使有声音为医生辩解,也很快被社会大众此起彼伏的声讨声所淹没。一些记者不了解医学专业知识,媒体对医疗纠纷的前因后果分析也往往过于简单,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他们对纠纷事件客观、深入和全面的调查。某些媒体报道的内容不准确或夸大事实,或进行新闻炒作,或由于媒体画面及文字处理不当让群众产生异议,使得患者和社会普遍把医疗工作中存在的意外和难以避免的问题都误认为是医院的医疗过错或事故,引起医患矛盾激化。而另一方面,不管是《医者仁心》、《心术》等医学题材的影视作品还是在现实医院中,为了维护医院的声誉和将事件的影响最小化,医院医生对媒体的报道和社会大众的指责往往含糊其词,甚至保持沉默,给人一种问心有愧的感觉,一定程度上使舆论讨伐愈演愈烈。

我认为,身为医生我们应该敢于说话,如果是我们的失误所导致的医疗事件我们应该勇于承认,并努力去补救和改正;而对待不公平的指责,我们要努力辩解,维护我们应有的权益。这是我对未来中国医疗事业发展的期望,也是我将要努力的方向。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