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韦东利

 

紧张而有节奏的两天培训,常常能看到我们步履匆匆的来往理论与实践教室之间,身体疲乏却仍洋溢着兴奋,对每一个即将到来的课程充满了期待,对讲师们将有的怎样与从不同的思维充满了想象。我相信,经历过这一有价值、有意义的培训的学员们都会获得各式各样的体会与启迪。

众所周知,我国目前的医患关系张力过大,其原因是复杂的。而我国的医学教育早期比较重视医学生职业技能的培养,对医学人文精神的塑造重视程度较低。使得现阶段我国医护人员的医学人文精神难以满足社会大众的需求,医护人员的临床沟通技能缺乏职业水准,相对于患者日益增长的维权意识和精神需求,医护人员往往应对不周。再加上,现今社会科技蓬勃发展的趋势,医疗工作者也更多的致力于医疗技术的发展,期望能从中找到最有效便捷的手段解除病人审题的痛苦。这本身我认为是没有错的,但培训时记下了一句来自希波克拉底的话“了解什么样的人得了病比了解一个人得了什么病更为重要。”令我深思。世界医学教育联合会1988年英国爱丁堡会议通过的“爱丁堡宣言”指出:“医学教育的目标是培养促进全体人民健康的医生。病人理应指望把医生培养成一个专心的倾听者、仔细的观察者、敏锐的交谈者和有效的临床医师,而不再满足于仅仅治疗某些疾病。”曾有科学验证:保持心情愉快有助于预防疾病的发生。同理,病人在面对病痛时保持积极愉快的心情也会有助于治疗。而在很大程度上,患者依赖于工作者们,他们需要的不仅是去除病痛,更有心理上的压力与郁闷,他们需要从家人和医生获得勇气去面对疾病。但现阶段大多数医生往往重视了疾病的本身而忽略了病人的心理需求,激化了双方的矛盾,使得本来应该是合作关系的变成了敌对关系。因此人文医师培训应势而起,我们这些未来的医疗工作者也顺势而学,从中获得沟通、交往的技巧,并在角色扮演中,体会到了患者求医时的忐忑心情及医生面对难缠病人时的复杂无奈的心情,从实践中体验到人文的为人处世的好处,但同时也感受到了人文在医学方面落实的不易,因而愈发坚定了自己要从现在做起,一点一滴之中培养自己的人文意识,我们不能改变患者的意志与习惯,那我们只能改变自己,不为了别的什么,只为能真正担的上“白衣天使”这一称谓!

虽然人文医师职业技能的培训已经结束了,但我相信,我们的学习还远远不够,只要我们一天与“医”一词有关联,我们对人文的学习就不会停止。我们要学以致用于生活、工作等方方面面,我们会受益匪浅的。

第三十三期学员    二组韦东利

2015年月19日广西医科大学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