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谢修婷

 

近几年来医生被砍、被害的事件屡见不鲜,如今医患关系紧张乃至医患之间发生暴力冲突的事件市场见诸于报端及其他媒体。这种严峻的形势,牵动着我们的心。如何避免此类事件,成了我们每一个人亟需考虑的问题。

现代临床医学之父美国医学家威廉·奥斯勒爵士在书中写道:“行医,是一种以升学为基础的艺术。它是一种专业,而非一种交易;它是一种使命,而非一种行业;从本质来讲,医学是一种使命,一种社会使命,一种人性和情感的表达”。反观当今社会,随着现代医学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原来充满温情的医学却呈现出悖人性化和唯技术化的趋势。有的医师只注重躯体症状,忽视病人的精神、心理需求;只看到“病状”,没看到“病人”;只注重生物学手段的治疗,放弃心理、行为治疗和亲情关爱;医师的“惜语”,不愿作出必要的解释,不愿多与病人进行语言沟通;病人到了医院后,医生根本没有时间和病人交谈,病人面对的只是一堆检查单等冷冰冰的东西;等等。人性化的医学和富有人情味的医患关系被复杂的仪器和先进的技术代替了,医学土壤上的人文种子失去了生命力。这一切都应引起我们的重视。医学人文精神是人的生命宣告诞生之时接触的第一文化形态,是人在生命过程中最软弱、最痛苦之时最需要输送的精神血浆。临床医务人员直接接触患者,是体现医学人文精神的前沿。作家张晓风说医生的医学人文精神体现在他们常忙于处理一片恶臭的脓血,常低俯下来察看一个卑微的贫民的病容。医学人文精神可以并且应该通过医学活动的每一个环节和细节表现出来,它存在于医者的每一次嘱咐、每一个微笑、每一个眼神、每一句问候、每一句鼓励、每一次精心设计的治疗方案之中,存在于医院的环境、建筑安排之中。

这次中国医师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是个平台,也是个载体。通过培训,我不仅把自己原来这方面零碎的知识和技能变成了系统的、完整的知识和技能,还掌握了人文医学的相关知识、与患者沟通的技巧,也站在一个感性的层面重新审视了自己将从事的专业,明白了医生给予患者更多的应该是尊重、关怀、理解与鼓励,而我们应该把这种人文素养种植于内心,转化为一种无需他人提醒的自觉,一种以承认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一种能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善良,一种带着宽容去看待世界的心。为此建立一个和谐的医患关系中我们还需要在以下方面做努力:

1.医患沟通之所以那么难以进行,有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一些错误观念的存在,如:“沟通能力是由天生的性格决定的,后天学习很难改变”“是我每天都与病人沟通,所以我的沟通能力会随着经验的积累而慢慢提高”“我每天接待的病人太多,根本没有时间与他们进行很好的沟通”等。人的沟通能力在一定程度受到一些先天因素的影响,这是不可否认的,但后天的学习才是沟通能力的本质决定因素,而且有于研究表明进行有效地培训与训练,可以使许多医师的沟通水平高于他们开始执业的水平。

2. 掌握主动倾听技能。患者在患病情况下,极度希望有个人能倾听自己的感受,从心理方面的到安慰,这就要求医生掌握主动倾听的技巧,包括倾听说话者的心声、在别人说话时给予说话者尊重与肯定、在聆听别人说话时先别想着如何回应、保持安静、用说话来帮助倾听、避免就某个问题或事实进行直接争论等。 

3. 口头表达能力。语言表达对沟通有着相当大的作用,医生可以通过与病人交谈过程中得到许多有用的信息,为了解病人病因提供线索。在交谈过程中还需特别注意尽量多采用开放式的提问方式。 

4. 具备非语言表达与解读能力。人们在与别人沟通时,通常是言语信号与非言语信号同时进行的,且沟通中所带的情绪色彩越浓,非语言的表达也就越多。实践也证明,医生的非语言沟通技巧对于医患之间沟通的效果具有很大作用。因此,医生必须学会运用自己的肢体动作语言如面部表情、目光接触、身体姿势、肢体动作、直接的身体接触等。

 5. 与患者共同制定治疗方案。在新的医学模式——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下,医患关系已从指导-合作型转变为共同参与型,这种模式提高了诊疗的准确性和诊疗效果,消除了医患之间的隔阂并增进医患之间的了解,这就要求医生病人一起探讨治疗方案,多与病人进行必要的交流,用“我们”之类的词语,与病人一起制动出一个双方都同意的治疗方案。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经过短短的几天培训,我从中学到了很多建立良好医患沟通的技能,这将是我自步入医学殿堂以来所储备的一份宝贵的财富。作为21世纪的人才,未来的医学之星的医学学子们,我们要跟上现代生物-心理-社会的医学模式,努力学习人文医学,为未来的医患和谐奉献我们的力量。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