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何昌景

 

人文医学发端于人类社会早期,盛行于廿一世纪(见各高校的课程)。对我而言,接触其殆始于二零一一年,作为一门技能来是在今年,即二零一五年上半学期。也就是经此学习,我对人文医学有了些感性的认识,即是感性认识,则主观上的错误也就在所难(勿喷)。当然这其中包括我知识的匮乏,或许这原因之中也与我V偶尔旷课有关。但无论如何,这于我对人文医学普度众生的魅力却是矢志不渝的。

   学作为患者心理上的安慰剂,甚至是治疗中的灵丹妙药,是不可或缺的。因为医生无论在问诊,诊治,还是康复过程中,患者都有心理上的需要。譬如问诊时,患者希望医生能够语气温柔,面目和善,无微不至地询问。殆至体格检查时,又希望医生轻重恰当,缓急适中。所有的这些细节,都能使患者的治疗从心理上产生立竿见影的效果。较之于那些冰冷的器械,未知的药物疗效显得更有现实意义。不过,倘若人文医学仅有此种作用,我们是完全没有必要去大力提倡的。看来其中必蕴含为人乐于咀嚼的营养成分和百毒莫侵的奥妙。现在我们试想一下,患者在心理上得到满足后,尽管生理上未发生本质上的改变,但于患者而言已是大喜过望了。换一句话说,病之根本改变与否,在就诊的初期显得不那么重要了(这期中可能有病人对华佗再世,悬壶济世的神医的诞生产生了怀疑,或是失去了信心)。从心理上讲,我们的终极目标已稍微得到了满足,然而却忘了最初是怎样的一个开始,这种情况是屡见不鲜的。当机立断地,我们可以利用这一时期病人的这种弱点,来弥补医技的不足和错误,病人是根本不会有丝毫察觉的。在病者看来,待人和气者较性格暴躁者更难以让人气愤。毕竟拳不打笑脸人已成国风,华夏独有。在此等低风险高回报中,其独具一格,有必要发扬之;在这种剑拔弩张的医患关系中,深得其法,有必要做护身符般藏之。

    光有如此作用,显然尚不足以成拯救世界之不二法宝,其最大根底在于维护社会安定,缓解国民矛盾,或者说转移国内视线。可问题关键在于,我们的医患关系真的到了一触即发的形势了吗?不过,在网上的各种杀医案耳濡目染下,我主观上不免会认为,其真的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然而,我倒不仅希望我是错的,而且是完完全全、彻彻底底地;我们的医患关系现在依旧一片祥和。上文已讲,这是感性认识,所以姑且让我认为它不和谐吧。不难想象,我们医院的门诊,急诊门庭若市,车水马如龙的情景。在这种情况下,医生无论是为正在诊治的病人多花上一分钟还是少花一分钟,都会有不虞之祸。多花上一分钟,正在排队的病人将虎视眈眈于你;如果少花上一分钟,你刚才诊治的病人将骂骂咧咧。两种情况,都难免会有哎呀之痛。两种情况,一种悲剧,可谓殊途同归之诠释啊!只要事情发生了,国民大多会责难医生,媒体也顺势伸张正义,道:此种悲剧皆归咎于医生工作态度之不端,责任心之不强等。其实,这也不能怪国民,媒体人,毕竟结果已是这样了哪个还有余暇去寻根究底呢!可医生也有难言的苦衷,……。唉!真可谓,这也难,那也难,实为狼狈啊!假如医学,社会尚不能解决这个问题,更不用说医学的进步,社会的发展了。此时,社会学家么们寻了一个缓和矛盾的利器,把原因归之于沟通不足。这真是一个狠招,一下子我们又回到了其乐融融的环境里。这样子的结果,使国家保持了医疗卫生体系的优越性和先进性。一时间,万姓胪欢。

   都皆大欢喜的举措,是有必要去倡导,发扬的。一者可以弥补医技的不足,二者可以保持制度的优越性,所以现在强调的态势已远在临床技能之上了。在这种蒸蒸日上的趋势中,我们稍微运用一下马克思主义的唯物史观去预测,就会发现:人文医学一定可以拯救世界。

                                      2011级七年制1

 何昌景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