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黎声姣

 

 

我们来探讨一下这个问题我们会尽力的让我们共同面对”……短暂紧张而又愉悦的两天一晚的培训活动结束了。然而老师的话语时刻回荡在我脑海中,给我深刻启发。

此次培训,对于准备进入临床实习的我们可谓“及时雨”,老师们摒弃空洞的“说教”模式,采用基于案例和问题学习的全员参与式教学模式,这极大地激发了我们的兴趣。经典的案例讨论,活跃的角色扮演,有趣的录像再现等等都让我充分认识到:认识人比认识疾病更重要!融合知识、技能、情感、态度及价值观的交流讨论让我懂得了“话疗”有时比话疗重要得多得多。与患者建立微妙的伙伴关系,病史采集的技巧运用,问题解释与病情告知的巧妙性等都提醒着我们:要治病先治人!

一句句“我们”承载的份量之重不言而喻,给予患者的鼓励也非同小可。医患本身就是利益的共同体,疾病才是共同的敌人。作为医务工作者,熟练的专业技能是不可或缺的,同时,人文情怀的渗透也是必不可少的。时刻与患者站在统一战线上,设身处地为之办妥事情,换位思考与之并肩作战,即使见惯不怪、习以为常,也与之感同身受。我想,这样的医者会离“大医”更进一步了吧?

以前总觉得,沟通无非就是与人打交道,不需要正式的课堂教育学习,它会随着阅历的丰富而渐渐提升的,实则不然。作为临床专业大四的我们,去病房跟患者及家属打交道也很多次了,但每次回到教室进行总结时,总能发现自己有很多不足之处:采集病史过于啰嗦、不够口语化,表现忸怩不够自信大方,注重点更多在自己的问题上而少有考虑病人的感受和家属的顾忌等。这种种情况老师在课堂上或多或少都有讲解到,我也体验并认识到了:用非语言和语言的沟通、用同理心及给予病人肯定的方式去与病人建立伙伴关系,采用“以病人为中心”的交谈模式去采集病史,并时刻注意病人的想法和期望是会使双方收获到意想不到的效果的。

回想多年来自己及身边人遇到过的医者之态,或许谦和或许傲娇,但总觉得他们做得还不够,“尊重、理解、信任、沟通”都有急需提高之处。正如老师课堂上《无限生机》的经典案例呈现:患者女家属强势霸道、蛮横难缠,家属的吵吵嚷嚷让本就不善言辞的男医生束手无策,在未经检查、诊断不明的情况下更造成了他不能很好地解释问题和告知病情的尴尬局面。我们认为,男医生忽略了家属的情绪,只一味地强调先去做检查,他的应对技能还是相当不足的,沟通技巧也有待提高。经过老师的指点,我认识到,无论如何都要控制好自己的情绪,先礼让对方;耐心地倾听,了解他们的顾虑所在;而后情况允许之下,处理好病人家属的情绪,最后才是病情。这样才能真正称得上“治病”。

科学技术迅速发展的当今,高科技也医学越来越近了,但医学似乎离病人越来越远。将病人当出故障的机器,某些医院不乏“三句话医生”,某些医生的医德不正现象让我琢磨着:是责任心不强?职业道德下滑?还是利益驱使?本次学习结束我理解了:其实这都是人文情怀缺失的体现。其实,医生的治病与做人同等重要,只有高德之人才配做悬壶济世之者。我想:作为未来医生的我们,应从小事着眼,将医学人文精神渗透到平时的点滴之中,在实践中培养人文行为,并将之传递、播散,不再让医学人文成医学科学的无味鸡肋和附庸。让我们携手努力,早日成为有大爱、有大德的大医!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