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者该多与大众交流

医者该多与大众交流

作者:高翔

最后更新:2010-06-24 09:33:54来源:南方周末

哈佛公共卫生学院将学院的使命总结为三条:学习、发现以及交流

毫无疑问,医务工作者一切工作都应以“服务大众”为中心。从理想主义角度来说,这是医学行业前进的原动力;从现实方面说,大众是医务工作者的衣食父母,而如果没有政府的资助(归根结底,纳税人的资助),大多数科研都无法进行,医学知识的更新将非常缓慢。因此,围绕“服务大众”这个中心,医生、护士、营养师等应用型人员的首要职责,是如何更好地治(防)病救人。而对于医学科研人员来说,则需不断埋首学问、探索新知。但是,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其他被忽略者?他山之石,可以攻玉,我们不妨看看美国医务工作者是怎么做的。

哈佛公共卫生学院将学院的使命总结为三条:学习(Learning)、发现(Discovery)以及交流(Communication)。关于“交流”,他们是这样阐释的:服务社区,为医疗政策辩论提供所需信息,传播健康知识,帮助大众建立“健康是人类最基本权利”的意识。为此,哈佛公卫学院建立专门的公共关系办公室;不定期举办新闻发布会,介绍学院一些比较重要的研究;他们还邀请一些曾任职《纽约时报》等主流报刊的资深记者,对学院研究人员进行培训,告诉科学家们在和媒体打交道时,如何合理应对,并能借助大众传媒这一有效载体,深入浅出且准确地向大众介绍科学进展,以期减少对其研究的误读。

哈佛大学的很多医学研究者也积极主动地参与普及医学知识。其中最著名者,当属Atul Gawande博士。Gawande博士是哈佛附属Brigham and Women’s医院的外科医生,也是哈佛公卫学院的副教授。他从1998年开始为《纽约客》杂志写医学、医疗体制相关的文章,在美国公众中反响巨大,Gawande博士也因此于2006年获麦克阿瑟奖。而他2009年发表在《纽约客》上的一篇关于医疗费用的文章,影响了奥巴马医疗改革中的部分观点。奥巴马还向一些参议员特别推荐该文。与Gawande博士相比,曾任职于哈佛附属麻省总院的精神科医生Charles Krauthammer博士走得更远。他从1980年代就开始了专职作家的生涯。并曾担任小布什总统的生物伦理学顾问,利用其医学知识,在干细胞研究、基因克隆等政策的制定上发挥重要作用。

大众传媒之外,可供医务工作者和大众交流的平台还很多。去年,一个从事环境科学研究的朋友很高兴地告诉我,她为其所居住社区的居民上了一堂课,普及交通污染知识,并以此为契机,成功说服该社区居民,放弃了利用路边空地修建儿童游乐场的计划。另外,波士顿的科学博物馆常举办讲座,请不少颇有建树的科学家来讲课,和市民面对面地交流,回答问题。

每个人都希望能有健康的身体,每个人都希望知道如何拥有健康。这是人之天性,也是人的最基本权利。因此,报刊电视上健康新闻、讲座颇受欢迎,养生的书籍也往往畅销。这种情形下,如果受过专业训练的医务工作者将话语权拱手相让,不少打着“专家”旗号的所谓“医学大师”、“营养学家”就会趁虚而入,而且往往是一个大师倒下去,更多的更有欺骗性的大师又迅速站起来。他们不仅造成了社会资源的巨大浪费,而且对医学界、营养学界的声誉产生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医学是不成熟的经验科学,我们对于人体和疾病的了解还相当不全面。因此,面对很多疾病,我们无能为力,而在诊治过程中,错误也不可避免。如何减少医疗错误,降低其危害,是医务工作者永远需要研究的大课题。但与此同时,我们也可利用与大众交流的机会,去减少医患之间不必要的误解,去让大众了解我们在发现自己作出错误判断时的懊恼和悔恨,我们在尽了最大努力却眼睁睁地看着生命逝去时的焦虑和无助,我们在目睹病人家属哭泣时的心恸和愧疚。如是,虽然医务工作者走下了神坛,走出了象牙塔,却可能赢得更多人的理解和尊重。

(作者为哈佛医学院教师,美国国家科学院医学部营养、创伤、脑专家委员会委员)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