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肖雄

 

  现代临床医学之父美国医学家威廉奥斯勒爵士在书中写道:行医,是一种以升学为基础的艺术。它是一种专业,而非一种交易;它是一种使命,而非一种行业;从本质来讲,医学是一种使命,一种社会使命,一种人性和情感的表达。反观当今社会,随着现代医学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原来充满温情的医学却呈现出悖人性化和唯技术化的趋势。有的医师只注重躯体症状,忽视病人的精神、心理需求;只看到病状,没看到病人;只注重生物学手段的治疗,放弃心理、行为治疗和亲情关爱;医师的惜语,不愿作出必要的解释,不愿多与病人进行语言沟通;病人到了医院后,医护人员根本没有时间和病人交谈,病人面对的只是一堆检查单等冷冰冰的东西;等等。人性化的医学和富有人情味的医患关系被复杂的仪器和先进的技术代替了,医学土壤上的人文种子失去了生命力。这一切都应引起我们的重视。

   两天的课程,给我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其中最让我难忘的就是病情告知这项内容的实践。这项内容看似简单,好像只要把诊断结果告诉病人及其家属就够了,可是,人非草木,岂是无情之物。在告知过程中还要充分顾及到患者的情绪,要安抚患者的难过,帮助患者渡过绝望重拾战胜疾病的信心。我和搭档扮演的是一个关于劝导患者接受回肠造口术治疗的案例。我扮演的是医生,在进行表演之前,我做了比较充分的准备,把流程看了好几遍,又与搭档进行反复预演,但表演出来后还是存在着很多不足。我在告知病情前,注意到要营造一个安静的环境,而且,在准备告诉她坏消息之前,我也特意用了比较低沉且缓慢的语调暗示了她病情的不乐观。可是,搭档还是相当敬业地表现出了在得知病情后的崩溃。在安抚过程中,我一直在静静地听她诉说,由于我和搭档是同性,所以在这个过程里,我自始至终一直握着她的手以求带给她多一丝的安慰。同时,我也在尽量为她寻找在疾病治疗过程中可以依赖的精神力量,包括亲友与宗教信仰,并从预后、生活质量等各方面去劝导她接受回肠造口术。最后,在我的努力下,患者考虑要接受我的治疗建议,心情稍有平复地离开了,我们并约定了下次会面的时间与地点。都说语言,药物和手术刀是医生的三大法宝,这次我是彻底为语言的力量所折服了,语言上对患者的安慰起到的治疗效果是药物和手术刀所不能替代的。 扮演完后,我对自己的表现还是比较满意的,除了有时候会有些失措而一下子不知道怎样去安慰患者。还有就是有时候我的情绪会被患者带动,会有点悲伤,有些移情过度。在小组讨论中,大家通过录像的回放对我们的角色扮演进行讨论和点评。大家给了我很大的肯定,也给我提出了很多宝贵的意见与建议。老师中肯地点评了我的表现,并指出了我的不足。时光匆匆两天繁忙而充实的培训结束,非常感谢各位授课老师的辛勤付出,你们是中国人文医学教育的领跑者,向你们致敬;也非常荣幸认识了一批老师、同学、朋友,你们是我未来学习的榜样。

  医学之路是终身学习的过程,我们要学习的不只是医学专业知识,还有医患沟通的技巧。这次培训所学很丰富,但是只学还是不够的,我们还需践行,让良好的医患沟通也变成我们的习惯。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