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罗雅文

             

   

 作为一个在校医学生,每每看到关于医疗纠纷的报道,心绪总是久久不能平静,终于哈医大事件之后,救死扶伤的心被深深刺痛的同时,也意识到这是中国社会对医学的偏见,也是社会对医生群体的不公,中国不需要医生。这个想法伴随我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参加人文医师的培训的之后,我的想法有所转变,其实身为医生,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我最大的体会就是:医学呼唤人文,医学回归人文。

现代临床医学之父美国医学家威廉•奥斯勒爵士在书中写道:“行医,是一种以升学为基础的艺术。它是一种专业,而非一种交易;它是一种使命,而非一种行业;从本质来讲,医学是一种使命,一种社会使命,一种人性和情感的表达”。反观当今社会,随着现代医学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原来充满温情的医学却呈现出有悖于人性化和唯技术化的趋势。有的医师只注重躯体症状,忽视病人的精神、心理需求;只看到“病状”,没看到“病人”;只注重生物学手段的治疗,放弃心理、行为治疗和亲情关爱;医师的“惜语”,不愿做出必要的解释,不愿多与病人进行语言沟通;病人到了医院后,医护人员根本没有时间和病人交谈,病人面对的只是一堆检查单等冷冰冰的东西;等等。人性化的医学和富有人情味的医患关系被复杂的仪器和先进的技术代替了,医学土壤上的人文种子失去了生命力。这一切都应引起我们的重视。

虽然此次的人文医师培训只有短短的3天,但我们学习的内容却涵盖了沟通技巧、病史采集、解释问题、病情告知等内容,并有一半的课程时间是安排医患沟通情景模拟练习,通过让学员们分别扮演医生患者的不同角色,让学员们体会到不同的沟通方式所带来的不同效果。整个培训,不断地引导我们挣脱机械化的问诊模式,尝试以主动倾听、非语言沟通为内容的人本主义问诊模式。

裘法祖老先生说过:“德不近佛者不可为医,术不近仙者不可为医”。一个好医生,不仅要有高超的艺术,还要有一颗仁爱之心。好医生对病人有关怀,有同情,有交流,有尊重,而不是机械的表情和语焉不详的回答,好医生可以给病人希望和温暖,好医生可以增强病人战胜病魔的信心和毅力。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当病人走进医院,就将自己宝贵的生命托付给了医生,我们只有换位思考、设身处地,才能真正地急病人所急,想病人所想。

病人心中自有一杆秤,责任、执着、认真、善举必然会被认可。相信良知,相信历史,在漫长而短暂的生命时间和多彩而嘈杂的社会空间中,我们更应把握住自己的人生坐标。“好医生”是我们永不言弃的目标,做一个好医生,我们永远是在路上!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