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韦杰敏

伫立在春意盎然的三月里,绿色的律动诠释着生命的意义,春的阳光透着三月的鲜活明媚和它的秘密,给了我一个美丽的诱惑。娇柳媚花、青山溪水、暖风细雨……无需渲染的意境在鸟语花香中蕴含了丽词佳句,款款深情,和谐悦耳。在美丽的三月里,广西医科大学举行了中国医师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广西)基地第32期培训。而我,有幸也成为了他们中的一员。

人文关怀,顾名思义就是以人为本,其核心在于肯定人性和人的价值。而医学人文关怀来自于医学人文学这样一个学科。从二十世纪七十年起,现代医学已经从生物医学模式发展到了生理-心理-社会医学模式。全新的医学模式跳出了人体生理科学这个较为狭隘的概念,将心理学和社会学引入其中。曾经有研究表明,心理健康和社会关系稳定的人,在生理上健康的概率要超过那些心理病态或社会关系混乱的人。因此,人文学的研究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有助于人体生理学的研究。

医学中的人文关怀事实上只是医学人文学的一个分支。近些年,医学专家将“治愈”这个概念从“结束疾病”改为“改善患者的生理功能和生活水平”,医学人文关怀也逐渐在护理和治疗中发挥了愈来愈重要的作用。

随着现代医学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原来充满温情的医学却呈现出悖离人性化和唯技术化的趋势。如医师只注重躯体症状,忽视病人的精神、心理需求;只看到“病状”,没看到“病人”;只注重生物学手段的治疗,放弃心理、行为治疗和亲情关爱;医师的“惜语”,不愿做出必要的解释,不愿多与病人进行语言沟通;病人到了医院后,医生根本没有时间和病人交谈,病人面对的只是一堆检查单等冷冰冰的东西;等等。人性化的医学和富有人情味的医患关系被复杂的仪器和先进的技术代替了,医学土壤上的人文种子失去了生命力。这些无不让我感到深深的遗憾

通过此次的培训班学习中,我深深的认识到:让医学人文关怀重回临床实践,不仅是医学未来发展的必然趋势,而且对改善当前紧张的医患关系,为中国医生建立良好的医疗服务环境具有重要意义。中国医生的低工资催生了“以药养医”、“收受红包”、“大处方”等医疗乱象,严重影响了医生在患者心中的形象,将医患信任推到了冰点。医生的“仁心”之气也在这样的不良风气中变得难寻。患者的仇视更是让本来怀有仁心的医生忽视患者冷漠的表情,将注意力集中在疾病上。久而久之,医生们也就会逐渐失去了以人为本的理念,可能只专注于疾病而忽略了交流,如此恶性循环,无形中不仅医生失去了一个战胜疾病的重要武器,也让医患关系越来越差。因此,人文关怀对医患关系的重新构建有着深远的影响。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