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耿学慧

  每每打开网页,看到某处某处的医生又被打了,又被砍了,又被游街示众了,我们医学生的心都久久不能平静,我们都在愤愤不平,我们都在抱怨:“砍砍砍,把医生砍光了或者医生都不干了看你们到哪里看病去!”甚至于把医务工作者纳入弱势群体的行列。

我们的看法或许是有一定道理的,但是这并不是一个成熟的医学工作者或者是一个有职业道德的医学工作者应该有的想法,毕竟制造出伤医事件的也只是少部分病人。矛盾总是会有的,但是解决办法也总是会有的。在医学学习、工作的道路上,我们应该积极寻求解决医患双方矛盾的办法,而不是一味的抱怨解气。

怀着一种努力改善医患关系的憧憬,我参加了中国人文医师培训广西基地的培训,从医务工作者自身方面寻找原因,努力改善医患关系,以此更坚定自己行医的决心。

人文医师,精髓就在“人文”二字,名嘴白岩松曾说:“医生有五种价值,即生命价值、社会抚慰价值、情绪价值、信心价值、科普价值”那么,这五种价值中体现人文的,当然就是“社会抚慰价值,情绪价值与信心价值”了。人文乃人类文化中的先进部分和核心部分,即先进的价值观及其规范,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是一个重视人文的国家,从孔子的儒学到现如今的“八荣八耻”、“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等的提出和施行充分证明了这一点。人文的集中体现是,重视人,尊重人,关心人和爱护人。简而言之,人文,即重视人的文化。人文医师,顾名思义,就是在医疗行动中做到以人为本的医生。试问在当今的中国有多少医生能够做到以人为本?

中国人口众多,故而病人也较多,医疗资源也是供不应求,于是“三句话医生”也就顺势而生,医务工作者总是觉得来不及与我们的病友建立起良好的关系,不能适时地与我们的病友产生共情,这个过程就结束了,病友忍受着极大地痛苦来寻求我们的帮助,却没有满意而归,于是我们与病友的情感账户(人与人信任总数)总是有出无进,久而久之,我们在病友眼里就成了一群高傲的、无礼的人群了,他们对我们有的害怕,有的不屑,还有的就是愤怒,以致刀棍相向了。

诚然,除了我们医务工作者的种种不是之外,也还是有相当一部分难缠病人存在的,他们或是身患顽症、绝症,久治不愈,以致他们对生活失去了信心;或是极度喜欢在诊断与治疗上挑战医生,总觉得自己的才是对的;抑或是一些对治疗效果有着不切实际期望,未达到这种期望,便暴跳如雷,等等等等……

常常很多难以与之沟通的病友都有着自身不幸感,深深的自卑着,觉得自己无能、无价值等等,这就需要我们运用人文知识与之有效沟通,并适时适量的给予他们安慰,先处理他们的情绪,解除他们心里的阴霾,再处理事情,解除他们身体的病痛。

医生在技术方面或许不是万能的,但我们要怀着一颗同情心、同理心来对待我们的病友,让我们时刻记住一句名言,那就是: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