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刘小妹

  近年来,网上流传着一篇名为《我希望遇到一个什么样的医生》,文中写道:“我希望遇到一个能够真正关心我,愿意真正了解我的人。我希望他不只是能医治我肉体上的病痛,也能解决我心灵方面的问题。他最好是我的朋友,也是我灵性的导师。我希望遇到一个不会在乎我是谁的医生,不管我有没有钱,他都愿意帮助我,在我最软弱的时刻他能帮助我站立起来,在我最绝望的时候他能让我重拾信心。我希望遇到一个体贴的医生,他能知道我内心深处的秘密,能从我微小的举动中,洞察我的心,让我有被了解的感觉。我希望能遇到一个知道如何才是真正沟通的医生,他不会连看都不看我一眼,他会随时跟我分享他心中的想法,让我知道他,也让他知道我的心怀意念。我们应该要时常的对话……你说是吗”

迄今为止,人们仍然对医患关系有着种种期待,这反映出人们对现实医患关系的不满足。从历代医圣的“大医精诚”到现代的“以病人为中心”,似乎人们永远在进行着最朴素的医患关系的理想诉求。但是医疗技术的进步却把医患两者的距离越拉越大,由此产生的严重后果便是医患之间矛盾的加剧、纠纷的频发。好在人们意识到了沟通的重要性,医学界也旗帜鲜明地表明自己与社会各界沟通的态度。其中《爱丁堡宣言》指出:“医学教育的目标是培养促进全体人民健康的医生。病人理应指望把医生培养成一个专心的倾听者、仔细的观察者、敏锐的交谈者和有效的临床医师,而不再满足于仅仅治疗某些疾病”。同样,《福冈宣言》也强调:所有医生必须学会交流和处理人际关系的技能,缺乏共鸣(同情)应该看做与技术不够一样,是无能的表现。医生必须理解什么是病人,在医疗实践中怎样和病人打交道。

作为一个大三临床专业的在读生,从大一到大三的学习中,或多或少已接触了人文医学,也听闻种种不和谐的医患纠纷。医患关系的不和谐,也并不是一句两句话就能说清楚的,很多因素都会影响它,其中作为医务工作者的我们便是其中的缘由。目前,学校也不断加强人文医学的教学,本学期中2012级就有《医患沟通学》的必修课,而我也参加了人医师培训。

整个培训,短短只有两天,紧张而充实,我也学到了很多东西。培训分为了五个模块,模块一:沟通,医德/职业化;模块二:与患者及其家属建立和谐关系;模块三:病史采集;模块四:解释问题,制定双方同意的治疗方案;模块五:病情告知。这些都是理论知识。培训之前,我一直是这样子认为的:一个懂得做人做事的医务工作者是具有很好的人文素养的。我想,这确实不错,但两天的理论知识的学习告诉了我,这是不够的,医患沟通的进行还需要一些技巧。纸上得来终觉浅,觉知此事要躬行。理论跟实践是要相结合的,理论要用到实践中去。所以。我们除了有理论学习外,还针对理论知识进行了角色扮演。这让我有种感觉是:说是一套,做起来确实不是那么容易的。每个学员都进行一次角色扮演,更能体会到医务工作者与患者及其家属相处的点点滴滴,体会到两个特殊群体间微妙的关系,更让我们懂得了怎样去建立和维持良好的医患关系。

和谐的医患关系,我们一直在努力!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