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周榕榕

如今医患关系紧张乃至医患之间发生暴力冲突的事件时常见诸于媒体,哈医大杀一案此类事件让人心寒,不禁引起人们对出现此事件原因的思考。这其中虽然同时有着医生和患者两方面的原因,但医生对患者缺乏人文关怀这个原因尤为突出。 其中医患沟通在当前的医患关系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作用。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这无可厚非;但与病人进行有效的沟通,重视病人的感受,这也应该成为医生另一方面的天职。

现代临床医学之父美国医学家威廉·奥斯勒爵士在书中写道:“行医,是一种以升学为基础的艺术。它是一种专业,而非一种交易;它是一种使命,而非一种行业;从本质来讲,医学是一种使命,一种社会使命,一种人性和情感的表达”。反观当今社会,有的医师只注重躯体症状,忽视病人的精神、心理需求;只看到病状,没看到病人;只注重生物学手段的治疗,放弃心理、行为治疗和亲情关爱;医师的惜语,不愿作出必要的解释,不愿多与病人进行语言沟通;病人到了医院后,医生根本没有时间和病人交谈,病人面对的只是一堆检查单等冷冰冰的东西;等等。人性化的医学和富有人情味的医患关系被复杂的仪器先进的技术代替了,医学土壤上的人文种子失去了生命力。这一切都应引起我们的重视。

医患沟通之所以那么难以进行,有很大程度上是由于一些错误观念的存在,如:“沟通能力是由天生的性格决定的,后天学习很难改变”“是我每天都与病人沟通,所以我的沟通能力会随着经验的积累而慢慢提高”“我每天接待的病人太多,根本没有时间与他们进行很好的沟通”等。我们要摒弃这些错误的观念,积极寻求提高自己沟通能力的方法。

 医患关系的缓解必须回归于人文医学。回想起大一的时候医学生誓词的宣誓,并不仅仅在于一种形式,更在于通过宣誓让我们从内心深处明白医者的神圣职责,从而给予我们后来不断地钻研不断提高的提供源动力。善医者,必先治其心,而后医其身。重视患者及其家属的感受、情绪,理解、怜悯他们的痛苦,与患者及其家属取得理解,想必治疗过程便不会如此紧张,治疗效果也会更加乐观吧。

 最近我参加了中国医师人文医学职业技能培训,正式开始学习人文医学相关内容,我很珍惜这个机会,努力学习,希望能从这次培训中的到自身的提升。培训过程中,老师和我们一起进行了包括理论学习、视屏观看、角色扮演、团队破冰游戏等多项内容的学习,其中角色扮演让我收获最多,它把学员们带入医患沟通的环境中,让我们亲身体会沟通的具体情景,使我们逐步了解到当今医患沟通存在的问题,让我们更加深刻地体会到医患沟通的重要性,也意识到为缓解现今紧张的医患关系,我们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语言表达对沟通有着相当大的作用,医生可以通过与病人交谈过程中得到许多有用的信息,为了解病人病因提供线索。在交谈过程中还需特别注意尽量多采用开放式的提问方式。人们在与别人沟通时,通常是言语信号与非言语信号同时进行的,且沟通中所带的情绪色彩越浓,非语言的表达也就越多。

实践也证明,医生的非语言沟通技巧对于医患之间沟通的效果具有很大作用。因此,医生必须学会运用自己的肢体动作语言如面部表情、目光接触、身体姿势、肢体动作、直接的身体接触等。在病人说话时给予说话者尊重与肯定、在聆听病人说话时先别想着如何回应、保持安静、用说话来帮助倾听、避免就某个问题或事实进行直接争论等。

在新的医学模式——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下,医患关系已从指导-合作型转变为共同参与型,这种模式提高了诊疗的准确性和诊疗效果,消除了医患之间的隔阂并增进医患之间的了解,这就要求医生病人一起探讨治疗方案,多与病人进行必要的交流,用“我们”之类的词语,与病人一起制动出一个双方都同意的治疗方案。新型的医生不是冷冰冰的治疗机器,而是能够和病人做朋友,建立一种协作式的伙伴关系的人民医生。一名合格的医生是能够调动来就诊的患者的积极心态,让患者愿意与我们倾吐心声,愿意与我们进行医疗、预防、保健、康复合作的医生。医生人文执业技能的培养,要把浓厚的人文熏陶和较高的人文素质要求贯彻始终,而本次的人医师执业技能的培训恰好就做到了这一点。 

我不禁想要说说我自己的亲身感受。那是我近期去了一次医院所想到的东西。那是一家军属医院,国家三级甲等医院。一进大厅,便有服务人员热情的询问有什么可以帮到我的。第一次去医院的我对医院的看病疗程以及门诊布局都不甚清楚。幸好从挂号到看病,整个过程都有服务人员指导,免去了我许多麻烦。即使身受疾病困扰的我也觉得没那么难受了。在看病过程中医生对我的态度也是和蔼可亲的,细心耐心的询问病情。这一切让我看到了人文在医疗活动中越来越受重视,也给了我未来从事医学事业提高了信心。

经过短短的两天培训,我从中学到了很多建立良好医患沟通的技能,这将是我自步入医学殿堂以来所储备的一份宝贵的财富。作为21世纪的人才,未来的医学之星的医学学子们,我们要跟上现代生物心理社会的医学模式。从自身做起,从每一个医务人员自身做起,树立良好的人文意识、强化自我责任意识、沟通意识、服务意识,努力做好和谐的医患沟通,减少医患矛盾,密切医患关系,这样我们的医患关系紧张的局面才有望得到根本的缓解。让我们为了构建和谐的医患关系从现在开始努力吧!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