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王文丽

   

“医生给病人所开的第一张处方应该是关爱”,用这句话来总结这次培训带给我的感受是再恰当不过的。培训会对于我更深层次的意义则在于“医学技术主义与医学人文主义”关系的思考。“健康所系、性命相托。当我步入神圣医学学府的时刻,谨庄严宣誓:我志愿献身医学,热爱祖国,忠于人民,恪守医德,尊师守纪,刻苦钻研,孜孜不倦,精益求精,全面发展。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维护医术的圣洁和荣誉。救死扶伤,不辞艰辛,执着追求,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这是两年前刚进校园时的宣誓,似乎此刻才深悟于心。正如郎景和所说“医学是人类情感的一种表达,是维系人类自身价值,并保护其生存、生产能力的重要手段”而作为医生的我们则“载负着、体现着社会的精神道德底线”,我们自己、公众以及社会都又维护他的职责,以“保持对医学人文的眷顾,营建医学活动的理性境界、完美天使的形象、赎救仁爱的诺亚方舟”。(《在中国医师协会妇产科分会成立大会上的致辞》)

课程共有五个模块,每个模块均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导师在大课上先是教授相关的技巧,接下来是分成小组的角色扮演,让学员们在扮演中体会沟通的技巧。首先介绍了伦理学以及职业道德,这能帮助学员明确医患之间的关系,并对自己未来的职业有更加清楚的认识和进一步的了解,有助于其有针对性地增强自己的专业素养。第二部分教授核心沟通技巧,如何才能够拉近医患之间的距离。不仅强调了沟通的重要性,更突出沟通是需要技巧的。时时刻刻记得运用同理心的技巧,站在患者的角度去考虑,才能赢得患者信任,从而建立良好关系。第三部分是病史采集,使学员掌握如何问清患者意图、准确理解患者的陈述、鼓励患者陈述等,最大程度的获取诊疗所需要的信息资料。第四部分则是如何解释问题,制定双方同意的治疗方案。解释问题时要先弄清楚患者的疑虑,有针对性地解释,尽量不要使用医学术语,最后还可以通过提问患者来确保他对问题的理解。而制定方案时要先询问患者的想法,之后提出几套供选择的方案,再从医师的角度推荐其中的一套,让患者先选择,再努力通过协商找出双方都比较满意的方案。商定合适方案后还要确保患者明白他们需要做什么以及会有什么样的困难。要明确告诉患者,如果有意外情况出现,医生随时准备帮助他,让他觉得安心。最后的部分是关于怎样告诉患者坏消息,这是最具有难度的。坏消息已经摆在那里已无法改变,但是告知的方式却能影响患者及其家属的接受。合理的运用沟通的技巧可以平静和安抚患者及其家属。

无论是病史采集、制定治疗方案,还是处理患者不幸消息,沟通都贯穿其中。新时代的医生必须势细心的观察者、耐心的倾听者和敏锐的交谈者。我从培训中学到的一种重要沟通技巧是“换位思考”。而这种方法和精神在医疗领域中,就是要求医务人员能够将自己与患者及其家属进行换位思考,从而真正达到“视病人如亲人”的思想境界和行为表现,正所谓“我欲有疾,望医之相救者如何?我之父母妻子有疾,望医之相救者如何?易地以观,则利心自淡矣!”然而现实生活中不断发生的医患纠纷却不断提醒我们目前医疗界人文关怀的缺失。例如当患者拖欠医疗费时,极少数医生即使面对需要急救的患者也能“处之泰然”任由生命静静逝去。当然这固然与我国当前的医疗保障体制有关,但一些医务工作者对生命的漠视也是一个重要因素。早在一百年前威廉 · 奥斯勒就曾指出医学实践的弊端在于:历史洞察的贫乏、科学与人文的断裂、技术进步与人道主义的疏离。唐代孙思邈说:“人命至贵,有贵千金,一方济之,德逾于此。”医学是人道事业,人道精神始终是医学灵魂。现代意义上的医学人道观强调病人在医疗事件中的中心地位,将病人作为医疗的目的,尊重病人生命、尊重患者人格、尊重患者平等的医疗权利以及尊重病患者的生命等方面的内容。也如孙思邈所说“凡大医治病,……先发大慈恻隐之心……”“若有疾厄来求救者,不得问其贵贱。长幼妍媸,怨亲善友,华夷愚智,普同一等,皆如至亲之想”。然而,随着我国医学科学技术的广泛应用,医疗行为普遍存在技术主义的倾向,医患关系陷入了“物化”的困境。在现代医疗活动中,医务人员已经淡化了患者人格尊严的尊重意识,简单而机械的将患者作为自己的工作对象。对疾病的诊断则过分的依赖物理和化学检查,把疾病的诊治视为一种特殊的“机器修理”,事实上,物理和化学的检查与治疗不是万能的,更不能缓解患者的精神痛苦,众所周知,患者的精神和情感状况对于疾病的康复是至关重要的。汤因比与池田的对话录《展望21世纪》中有精辟的分析,“科学给医学以究明疾病的有效手段,因此,现代医学获得了长足进步。但是,另一方面,科学包含着这样的性质,及对一切事物客观的审视,摒弃感情,用理性的‘手术刀’解剖。因此,用科学的眼光看自然界时,自然就成了与自己割裂的客观的存在。同样,当科学之光照在人的生命上时,人的生命自身就成了与医生的精神交流断绝的客体。”这就向我们提出了一个问题,如何克服现代医学进步带来的医学日已脱离病人、一生日以对病人冷漠的后果。这使我想到了当今医学发展过程中面临的技术主义与人文主义两种不同倾向。

医学技术主义主要变相为:把医学仅仅理解为技术, 设备就是医学的全部,医学本质在于技术;技术可以治疗一切疾病达到理想的健康;忽视社会、心理因素对疾病与健康的影响。而所谓医学人文主义则是对医学技术主义的一种反动,它认为医学本质上不是技术,而是一种社会关系,医学是一门社会科学;反对科学的客观实证的研究方法,而过份强调社会文化因素对疾病与健康的影响。

“医乃仁术”则表明医学不能脱离社会,社会、人文因素对医学的控制和健康的促进都有着重要的影响,但这种影响总是通过一定的技术手段实现的,医学中终究是一种技术,是一种爱人之术,救人之术。医必须以人为中心,高度重视人的生命与健康;学医者必须品格高尚,具备普救众生之仁爱关怀。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