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期中国医师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心得——韦武彤

           

作为一名医生,是治好一个人的病重要,还是治好一个生病的人重要?这是很容易抉择的问题,毫无疑问是治好一个生病的人重要。前者是传统生物医学模式,后者是生物-心理-社会模式,模式的转变,揭示当代医生的责任不仅是要治好患者生理上的疾病,也要从心理及社会因素中寻求病人的发病机制,才能真正治愈一名病患,才能做到防患于未然。

要治好一个生病的人,沟通是必须的。但如今的医患关系紧张,最重要的原因归结于信任。病人总认为医生“过度医疗”,他们怀疑自己做了不该做的检查,吃了自己不该吃的药等等。在这种大环境下,医护人员也缺乏对患者的耐心及沟通,有的医生只注重病人的生理疾病,忽视病人的精神、心理需求;只看到“病症”,没看到“病人”;只注重生物学手段的治疗,放弃心理、行为治疗和亲情关爱;医生不愿作出必要的解释,不愿多与病人进行过多的沟通,只有简洁的“哪里不舒服”,“去做检查吧”,“下一个”…也许就是这样惜字如金的医护人员很大程度上导致了病人对医生的不信任。

在人文医师技能培训班上,老师教了我们一个词“同理心”,同理心、同情心,前者能使人联结,后者会使人失去联结。同理心是与他人一起感受,同情心则会对他人的所处情境加以评论。作为医生,对病人所承病痛要时刻保持同理心,与病人相联结方可体会他们心中的感受。在理论课程,角色扮演上,老师都要求医生能够理解病人,强调沟通的重要性,不管是采集病史还是治疗方案的选择上都要注重沟通的技巧,以巧妙的方法引导病人将详细的信息告知医生,医生方可较全地掌握病人的情况。在角色扮演练习上,一个个的案例,同学们都尽心地去扮演,虽然专业知识比较缺乏,但是理论课上老师教授的理论大家都学以致用,体验了医生与病人沟通的过程,从而发现自己的不足,在学员和老师的点评中得到提高。

坏消息总是让人难以接受而告知病人坏消息也是医生很需要注意的地方首先我们要确保要在一个相对安静的房间,请病人和家属就坐,并用一些语句例如“很遗憾,您的结果不如我们想象中的那么乐观……”。接着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去向病人及家属解释病情,在此过程中“同理心”又是我们的一大法宝,与病人“共情”——“作为坏消息的传达者我很难过”,为病人寻求亲属/精神支持,适当给予患者希望以增强他们对抗病魔的信心,最后与患者讨论关于疾病,共同商量治疗方案。

      在这次培训中,我学到了很多,对于病人的想法和要求有了比较多的理解,病人到医院看病都想遇到一个好医生,把病治好,而我们也要常问自己,以后要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是否会将患者所需所想放在第一位,做到态度良好,耐心倾听,具备同理心?带着人文医学的素养,让其成为我们未来从医道路上的防护盾吧。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