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 苏田胜

“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培训虽然过去了,但是赵邦教授的这句话还是萦绕耳边。

作为一个大三学生的我虽然有学过《医学伦理学》、《医患沟通学》这两门人文课程,但是对人文关怀还是模棱两可,对医患沟通不关心,认为会说话就会沟通了,把时间精力都放在了专业课上,然而这次培训彻底改变了我的想法。

据中华医院管理学会的调查数据显示,七成以上的医院出现过病人及其家属用暴力殴打、威胁、辱骂医务人员情况。医疗纠纷现象归根结底到底是因为什么?仅仅是病人过于偏激?或者是医疗制度问题?还是媒体热炒的结果?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医患沟通,一位医疗界认识说道:“一直以来医学院学生都是理科生,医学教育把人当成生物的人而不是社会的人,而现在社会则对人文关怀要求较高,医生缺乏沟通经验,就会导致医患矛盾。”我曾经问过一位病人他内心的好医生是怎么样的,他的回答是:“现在误诊的,乱开药的医生太多了,具备德医双馨才是好医生,医生不仅仅在技术上成熟,更重要的对待病人的态度,应该把病人当做自己的亲人来对待。”现在想想也是,医学生的人文情怀的确缺乏,生物—心理—社会的疾病模型没有落实到每个人的心中。

两天的培训,老师们经过ppt讲解,观看视频,病例讨论,角色扮演,还有玩默契的小游戏。Ppt讲解传授我们人文知识;观看视频后让同学从旁观者的角度来评价医生的对错;病例讨论让同学们充分融入这团队的气氛里,对医疗纠纷问题深入讨论;让我自己印象深刻的是角色扮演,平时同学之间有说有笑的,但在这时候关怀的话语竟无语凝噎,各种问题都无法解释,也许是紧张,也许是专业知识不够,但我觉得更多的是我们的沟通能力和同理心;小游戏是你来比划我来猜,这也是个很要默契的游戏,在欢笑过后我相信更多的是反思自己的表达能力和倾听能力。不足的地方我觉得学生自己实践的不多,应该把上理论课的时间再缩短一点,把理论知识放在实践中讲,让学生有更多的时间自己去感受,体会。比如说去医院感受下平时医患的氛围,或者去调查患者对医生的内心想法。

经过这次培训,我掌握了人文医学的相关知识、与患者沟通的技巧,也站在一个感性的层面重新审视了自己将从事的专业,明白了医生给予患者更多的应该是尊重、关怀、理解与鼓励。作为一个医学生,我们要树立生物—心理—社会模型的观念,做个有人文观念的医生,为病人带来健康,为社会谋福利。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