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谭佐材

 

1.关于人文医学职业技能培训

“中国医师人文医学执业技能标准培训体系”这个课程共有五个模块,每个模块均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导师在大课上先是教授相关的技巧,接下来是分成小组的角色扮演,让学员们在扮演中体会沟通的技巧。

首先介绍伦理学以及职业道德,这能帮助学员明确医患之间的关系,并对自己未来的职业有更加清楚的认识和进一步的了解,有助于其有针对性地增强自己的专业素养。第二部分教授核心沟通技巧,如何才能够拉近医患之间的距离。不仅强调了沟通的重要性,更突出沟通是需要技巧的。时时刻刻记得运用同理心的技巧,站在患者的角度去考虑,才能赢得患者信任,从而建立良好关系。第三部分是病史采集,使学员掌握如何问清患者意图、准确理解患者的陈述、鼓励患者陈述等,最大程度的获取诊疗所需要的信息资料。第四部分则是如何解释问题,制定双方同意的治疗方案。解释问题时要先弄清楚患者的疑虑,有针对性地解释,尽量不要使用医学术语,最后还可以通过提问患者来确保他对问题的理解。而制定方案时要先询问患者的想法,之后提出几套供选择的方案,再从医师的角度推荐其中的一套,让患者先选择,再努力通过协商找出双方都比较满意的方案。商定合适方案后还要确保患者明白他们需要做什么以及会有什么样的困难。最后,要明确告诉患者,如果有意外情况出现,医生随时准备帮助他,让他觉得安心。最后的部分是关于怎样告诉患者坏消息,这是最具有难度的。坏消息已经摆在那里已无法改变,但是告知的方式却能影响患者及其家属的接受。合理的运用沟通的技巧可以平静和安抚患者及其家属。

2.对培训的建议

培训周期稍显短暂,缺乏巩固和实际应用的时间。缺乏真实的医患互动,有的角色扮演出现的场景过于理想化,脱离实际,学员较难得到真正的锻炼,也不利于学员对“有技巧的沟通”的信心培养。有的事例和内容不大符合中国国情,扮演起来有些吃力。

3.培训后的感悟

大三上学期,医学伦理学和医患沟通学的相继开设,让我清楚的认识到现今医患关系的紧张,医生遭袭、医疗诉讼等医患纠纷屡见不鲜,令人心寒!本来医生与患者在病魔前应该是亲密无间的战友关系,而如今这样的局面又是谁造成的呢?这样的紧张的关系对医学的发展是否会有影响呢?原本最具人文精神医学为何会异化?作为未来的医生,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带着这些疑问和提升自身人文素养的愿想,我报名参加了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

  三天的培训虽然短暂,但却很充实。理论与实践的交替进行,让我们在理论学习中掌握沟通的技巧,并在角色扮演中运用和升华;导师们精心设计的游戏不仅让我们得到了放松和欢乐,还让我们在笑声中学会了合作、明白了沟通需要技巧。

“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培训中赵邦教授常说的这一句话给我的印象很深……有时、常常、总是,像三个阶梯,一步步升华出三种为医的境界。医务工作者的职责,不仅仅是要治疗、治愈疾病,更多的是要去帮助和去安慰病人。医生不仅应当注意有病部位的治疗,而且也应当关爱病人。病人躯体上的不适往往也导致精神上的痛楚,更何况疾病有时被视为上苍对人类不良行为的惩戒,病人从而遭受到躯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所以医生舒缓病人的精神压力也有益于躯体疾病的康复。

 这次中国医师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是个平台,也是个载体。通过培训,我不仅把自己原来这方面零碎的知识和技能变成了系统的、完整的知识和技能,掌握了人文医学的相关知识与患者沟通的技巧,也站在一个感性的层面重新审视了自己将从事的专业,明白了医生给予患者更多的应该是尊重、关怀、理解与鼓励。我今后积极探索、以求学以致用在医学实践中运用人文医学技能,建立和谐的医患关系。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