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莫文韬

 

在短短天的人文医师培训中,我不但向各位老师学习了许多医患沟通的理论知识,我们还在小组的角色扮演练习中体会和磨练所学到的技能。

对于目前的中国的医疗环境,当代的医生和准医生需要进行更多的人文技能培训。通过这次培训,我有一些感想。首先对医患沟通有了一个新的认识,在培训之前对病人就只是看到疾病本身,幷没有看到人。在诊治过程中病人对药物的副作用,治疗方案的担心、恐惧、不理解等方面往往不是那么关注,所以患者对医嘱的依从性不好,治疗效果也就不是那么理想。课堂上印象最深刻的是希波克拉底的名言“了解什么人得了病比了解一个人得了什么病更重要”。医生在诊治过程中往往把病看了就可以了,没有把患者当成一人,有着自己的社会身份,社会地位,家庭角色的人。在培训中有诸多的沟通技巧,给我印象最深刻得是“共情”(empathy)技术。共情”(empathy)技术很好的体现了“医生尽力进入患者的世界,以患者的角度看待疾病”。当你面对一个患者能够站在的患者的立场去思考,就能很好的把握患者的想法感受,以患者的角度看待疾病。当你把握了患者的想法感受后,再沟通起来自然是水到渠成的。患者知道你明白他,尊重他,知道他要的是什么,那他会觉得你开个他的药就是他需要的,那么患者对医嘱的依从性会大大提高,治疗效果也会更好。

我明白,作为病人(或是病人家属),他们希望医生能够多一点耐心聆听他们的痛楚与苦闷;他们希望医生能够多透露一些信息以缓解我们对疾病未知的恐惧与不安;他们希望医生能够给予支持与安慰以帮助他们度过难关……那么,当我们穿上神圣的白大褂,面对寄予我们希望的患者,我们又该怎么做?显然,我们可以做得更多、更好。在当今严峻的医患环境中,走进病人的世界,从“同情”病人到与病人“共情”,给予病人应得的人文关怀。我想所谓的“沟通从心开始”就是要在“共情”的基础上有心去沟通,其实相对于这些难缠的患者,中国的绝大多数患者还是很配合医生的诊治的,我们毕竟不能以偏概全,以为这极少的一部分代表了广大的患者问题。患者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解除自己身上的病痛,这跟医生的目的完全相同。医生与患者本就是供与求的关系,只有当供大于求的时候,这种矛盾才能从根本上的解决。但是毕竟医生与患者都是社会人,这也就说明我们不能仅仅光从自然属性上去整合所有的问题,我们还需更深入考虑医生与患者的社会属性。新的医学模式“生物-心理-社会”应运而生也就不难理解,以为社会的发展需要其存在,也就像是俗语说的“存在即有理”,不管其是否合理,我们不能去逃避现下的问题。所以我们只能从教育、制度、社会整个方面来考虑。

虽然本次的培训结束了,但是在今后的学习生活中我会把这次学到的各种沟通技巧慢慢融入到生活和未来的工作中,在实践中努力提高自己的沟通技能水平,让医患关系更和谐。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