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期中国医师人文技能培训心得——李姗蕙

作为一个在校医学生,每每看到关于医疗纠纷的报道,心绪总是久久不能平静,终于哈医大事件之后,救死扶伤的心被深深刺痛的同时,也意识到这是中国社会对医学的偏见,也是社会对医生群体的不公,中国不需要医生。这个想法伴随我很长一段时间,直到参加人文医师的培训的之后,我的想法有所转变,其实身为医生,我们做的还远远不够。

人文医师,精髓就在“人文”二字,人文就是人类文化中的先进部分和核心部分,即先进的价值观及其规范。其集中体现是,重视人,尊重人,关心人爱护人。简而言之,人文,即重视人的文化。人文医师,顾名思义,就是在医疗行动中以人为本的医生。试问在当今的中国有多少医生能够做到以人为本?

病人来到医院是要寻求医生的帮助,身体和心灵上的双重帮助。但我们走进医院,首先扑面而来的是一种冷冰冰的气息,所有的医务人员都是面无表情,行色匆匆;对病人及家属的质询更多表现出的是不耐烦,敷衍了事;在问诊过程中,“三句话”医生更是屡见不鲜。病人满怀希望的来,却带着失望甚至愤怒离去,试问如此种种,医患关系如何不紧张?

记得赵邦老师分析原因是这样说的,我国的医疗为尽快赶上西方国家,只是注重医生技能上的培养,而忽略了医生人文精神的培养。

这就使得我们医学院校培养出来的医生只知道看病治病,却很少能够深入的与病人沟通。因此我觉得,想要改变当今医患关系紧张的局面,还得从我们医生的人文素养做起。

虽然此次的人文医师培训只有短短的2天,但我们学习的内容却涵盖了沟通技巧、病史采集、解释问题、病情告知等内容,并有一半的课程时间是安排医患沟通情景模拟练习,通过让学员们分别扮演医生患者的不同角色,让学员们体会到不同的沟通方式所带来的不同效果。整个培训,不断地引导我们挣脱机械化的问诊模式,尝试以主动倾听、非语言沟通为内容的人本主义问诊模式。

通过这次培训,我有以下的一些感想,暂就分点来谈谈我的心得体会,也算是对这两天培训的一个小小的总结。

一、就目前社会的矛盾来看。医患关系紧张乃至医患之间发生的暴力冲突事件层出不穷,虽然相对于庞大的医患群体来说不值一提,但是我们见微知著,应该就目前的各种冲突进行分析总结,防微杜渐,为后继者创造更良好的医患关系。在目前来看,对医院的医生的责任不仅仅是为了看病,更是一种养家糊口的依靠;对患者来说,进医院只是为了看病。然而为何会有层出不穷的矛盾,我分析有以下几点;1、随着时代的进步,科技的发展,患者或患者家属对疾病的了解提高,这就会在治疗方案上与医生发生矛盾;2、医生的素质参差不齐,从基层医院到省级医院,由于资源的分配不均,不同学历程度的医生分流到各个层次,从大的方面来看,从乡村到大医院医生的学历从低到高,这就不能保证相同的患者在不同的地方就诊获得相同的诊疗目的;3、由于医疗资源的分配不均造成广大患者对大医院趋之若鹜,对地方医院不屑一顾,在这个过程中,从侧面刺激了大医院对医生的道德的选拔,而地方医院得不到刺激,所以就使两级分化更严重;4、国家对医疗环境的市场化管理,使一些医院抱着以盈利为目的的心态,抛弃了医生救死扶伤的本能,形成嫌贫爱富的一种姿态来对待患者。以上几点就已经需要我们当代医生与医学生去深入考虑,我们做不到去改变整个社会的现状,但是我希望我们的医生在选择的时候或者工作的时候能尽到自己的一份绵薄之力,也算是本人的一个小小心愿吧!

二、就医生个体来看,需要更多的提高自己的医德与医术。我也就简单的分析一下常见的医生个人方面的问题。1、有些医生的医德不良,对病人的疾苦漠不关心。我始终认为作为一个医生首先应该是一个好人,没有医德就谈不上责任心与同情心。缺乏责任心与同情心的医生是很难与病人进行沟通,从而更合理的治疗病人的疾病。2、有些医生对于患者的沟通的重要性认识不足。他们认为只要把病人的病治好就行,要知道人是病的载体,人才是最重要的,他们没有意识到病人的心理与社会需求的重要性。3、有些医生缺乏与病人进行有效沟通的技能。他们虽然认识到了医患沟通的重要性,但是却不知道如何与病人进行有效地沟通,这种医生也只能被称作医匠而已。其实现实中的问题不仅如此,还有更多的问题存在于社会生活中。所以从这些方面来看,医生迫切的需要进行人文技能的培训,不只是为了更好的治疗病人的疾病,同时也是对医生职业本身的一种促进与职业地位的提高。

三、从患者及其家属来看。1、有些病人或家属本身不善于言辞,或者由于病情的困扰儿影响了其本身的沟通能力。2、有些病人对所患疾病没有准确的认识,所以感到焦虑,不好意思,甚至存在心理上对自己的否定,这也就增加了医患沟通的困难。其实中国的绝大多数患者还是很配合医生的诊治的,我们不能以偏概全,以为这极少的一部分代表了广大的患者问题。患者最终的目的就是为了解除自己身上的病痛,这跟医生的目的是一致的。

根据以上的各点的分析与整理,我们不难发现,医生与患者本就是供与求的关系,只有当供大于求的时候,这种矛盾才能从根本上的解决。但是毕竟医生与患者都是社会人,这也就说明我们不能仅仅光从自然属性上去整合所有的问题,我们还需更深入考虑医生与患者的社会属性。新的医学模式“生物-心理-社会”应运而生也就不难理解,以为社会的发展需要其存在,也就像是俗语说的“存在即有理”,不管其是否合理,我们不能去逃避现下的问题。所以我们只能从教育、制度、社会整个方面来考虑。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