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体会]医乃仁术——罗权海

 

一次偶然的机会,接到一张散发到宿舍的传单。也就是这一张传单,把我引入了人文医学的殿堂,接受人文的洗礼。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使我对当前医患关系的现状有了深入全面的了解,对自己肩负的责任有了更清楚的认识,对病人和疾病以及医护三者的根本及内在联系有了更透彻的理解。这次人文医学培训,彻底改变了我的学医心态,改变了我的从医观!

救死扶伤,是我们的天职。但走到了21世纪,仅是救死扶伤,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于当今病人的需求,就连“生物—心理—社会”的医学模式也逐渐淡出历史的舞台,取而代之的是“整体医学模式”,一种以病人为中心的整体观。这就从本质上要求我们的侧重点是“生病的人”,而不是过多地关注“病人的病”。然而,现实生活中,尤其是医疗仪器日新月异的今天,我们的许多同仁,其中不乏饮誉一方的资深名医,仍以一种“冷医疗”的态度去面对病人。自诩救治病人劳苦功高,全然忽视病人的内心感受,这样的医生,衬得起“医生”这个圣洁而富于灵性的称呼吗?哈尔滨天价医疗事件,深圳山厦医院事件,福建南平医疗事件..一系列的铁铮铮的事实,难道就不值得我们潜心静思吗?尽管社会上确实存在不少“医闹”,但我们每一个医生都有勇气昂首挺胸地说,我已做得至善至美,每时每刻都对得起天地良心吗?

作为一名即将毕业离校的医学生,或叫“准医生”,更多的,是看到了学校在人文教育方面的空白,看到的是学生在这方面的无可奈何。教学过程中,老师更多的是偏重于疾病的临床表现、诊断、治疗和预防,几乎没有提及病人渴望尊重,渴求自主,希望平等等人文关怀方面的内容,甚至在课堂上,师长们谆谆教导我们,“医患关系”就和“敌我关系”一样,在救治病人的同时我们也要注意保护自己!这样一来,我们在临床医疗实践中便是毫无意识地踏入了单纯的“生物医学模式”的轨道中,理所当然地认为那是合情合理的。见习的时候,十几个同学去问同一个病人,给同一个病人做体检。一拥而上,七嘴八舌地问诊,七手八脚地做体检,全然视病人为一尊模具,完全忽视病人也是社会人,也有做人的最基本的权利这一点。

言及此,不免想起自己今年暑期那一段寒酸的住院经历……每每想起那一场噩梦,我都久久不能平静。从办理入院手续到出院,我竟然连自己的主刀医生是谁都不清楚!住院期间穿梭于病房里的,都只是些披着白大褂的“机器人”——来忙忙,去匆匆,查房也就两三分钟,留下的,仅是冰冷的医嘱。唯有在术前备皮的时候,护士的嘘寒问暖还让我意识到我还是在人呆的地方。准备手术的当天,我是彻底地对医院的人文关怀不抱任何的希望了:自清晨医护人员查房过后,禁食禁饮的我就一直被晾在病房里,直到下午五点多,差点连呼吸的力气都没有的时候,才有护士来通知我去手术间等待手术。因为禁食禁饮,已完全没有力气的我,动弹不得,但却没有一个医护人员来了解情况,内心的孤独、担心、忧虑、恐惧、苦闷……种种复杂感受都没有人能及时地帮我澄清理顺,我诚惶诚恐地渡过了术前的12小时。或许,如赵邦老师所云,医生,只有当自己经历一场大病,而且不是在自己供职的医院就治,接受纯“生物医学模式”的治疗后,才能真正体会到病人在就医过程中的茫然、焦急、无助而又无可奈何的复杂心境。

在参加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前,我一直天真地以为,只要治好病人的病,不管你用什么方法,不管过程如何,都是天经地义的,病人都是可以理解并乐于接受的。但在参加“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班”,深入学习人文医学知识之后,我深刻了解到,随着物质生活、精神生活的日益丰富,治病已经不是病人寻求医生帮助的唯一目的,人们更多的是注重生活质量的提高。人们心目中的好医生,应该是一位对病人有着高度责任心、医德高尚、医技精湛、人文功底深厚的人。医生与病人的关系不是不应是冰冷的命令与服从,而是良师益友般的融洽!

我庆幸自己有机会参加“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庆幸自己在没有真正踏上工作岗位前就认识到,给病予更多人性化的关怀比单纯治愈其疾患更有意义。人文医学的理念,将敦促我在日后的医疗工作中,不予余力地在提高自身医技水平的同时更注重人文素养的提升,努力炬造自己精湛的医技和崇高的医德,踏踏实实对待每一位病人,让病人放心地来诊,舒心地治疗,开心地出院!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