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体会] 在人文医学的熏陶中,迈步前行

在人文医学的熏陶中,迈步前行

——参加广西医科大学人文医师培训有感

柯阳 200790048 基础医学院本硕临床074

 

 

大四年级下学期,我参加了广西医科大学人文医师培训,这对于一个即将进入临床实习阶段的医学生来说意义重大。我深刻意识到临床医学生不但要掌握扎实的医学知识,娴熟的专业技能,还要有医学人文精神的修饰,这样才能在求学从医道路上走得更顺、更稳、更好。

从接触临床课起,我就问自己这样一些问题:为什么有那么多病人痊愈后会送锦旗给某某医生,甚至有病人含泪跪谢医生的救命之恩?同样是救死扶伤,同样是昼夜操劳,同样不辞辛苦,为什么有的病人却不理解医生,抱怨医生的服务差,不认真,打发人,甚至愤愤不平地打骂医生?如何才能拥有像前者一样和谐的医患关系?如何才能避免医患矛盾的产生激化?带着这些问题,我走入了学习班。

在这里,我和同学一起通过理论教学、案例分析、角色扮演、小组讨论,仿佛又回到临床现场,反思、自省、审视自己过去的言行,评判道德和良心,从中得到感悟,找到自身的不足。以下是我的一些收获:

首先,问诊疾病,我们既要了解病情,又要了解病人。我注意到在当今医学技术至善思想的指导下,人们特别是一些医生关注的只是疾病的症状体征,是X线片上异常的结构改变,是化验单上偏离正常的检查数据,而患者的人格、情感以及不幸遭遇却被冷冷抛在一边。医学非人性化趋势的恶果之一就是医生对患者的沉默,医患之间本该十分融洽的交谈现在被浓缩为三句话:哪里不舒服?”“去做检查。”“下一个。诚然,精明的医生可以鉴别疾病的种类,先进的影像学检查可以定位病变的部位,复杂的血尿生化指标可以显示脏器功能情况,但我们却不能体会出患者内心的焦虑、彷徨和痛苦。试想这样轻而易举得出的诊断结果准确么?这样给出的治疗方案病人会一一遵照执行么?这样的治疗效果能让医患双方都满意么?很早古人对医者就有如此告诫:善医者,必先医其心,而后医其身。对待疾病,我们要有以人为本的思想,充分尊重病人,积极聆听,不随意打断患者说话,适当引导,多问还有么,直到患者把想说的都表达完,这样深入了解患者对疾病的反应,以及来看病的期望,能帮助我们准确地判断疾病发展的过程,得出更明确的诊断,给出更符合患者需要的治疗方案,同时对病人心理也是一种释放和安慰。

其次,危重病情的告知要有技巧,尽量减少对病人的内心伤害。试想病人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去就医,医生如果突然告诉他得了癌症,听到这个消息,病人必定当场晕倒,不省人事,或泪如雨下,痛不欲生,或万念俱灰,轻生寻短……对于绝大多数被确诊癌症的病人来说,由于他们并不了解是什么,也不清楚当代医学治疗癌症的发展水平,直截了当地告诉他们这样的坏消息,无异于五雷轰顶,是不可取的。他们宁可说自己的病变不太好,也不愿把自己和癌症画上等号。从心理学上看,短暂多次的弱刺激较快速强刺激更易为人所接受,所以正确的做法应是保证有一个安静的房间,所有人都就坐,关好门,必要时为病人端上水,营造出正式谈话的环境,然后循序渐进地向病人说:某某先生您好,您的检查结果已经出来了,情况有些不太乐观,作为医生,我也感到很难过,但不得不将检查结果告诉您……您的的是结肠癌——一种消化道的恶性肿瘤。之后,我们应积极消除患者的恐惧,探索患者希望的源泉:某某先生您知道么,世界卫生组织在1999年就提出了肿瘤的3‘1/3’,即1/3的肿瘤是可以治疗的,1/3的肿瘤是可以早期发现的,1/3的肿瘤是可以预防的。现在医学水平很发达,治疗技术也十分成熟,我有许多癌症病人经过治疗存活很久,过着正常人的生活。一旦病人消除恐惧,接受现实,精神上的解脱将使原来生存的压力转变为战胜癌症的求生动力。但如果是面对家属,我们应将病人的实际情况全盘告知,同时嘱咐家属保持冷静和坚强,在任何时候都不能表现出悲观的情绪,为此医生可以这样对病人家属说:因为病人和您相互了解信任,您的一举一动都是对病人的真言。此外,医生还要教会病人家属如何让病人听从医生安排有效积极地配合医生展开工作。总之坏消息的告知目的是帮助病人树立信心从而积极配合治疗,绝不能造成病人还未病死,先被医务人员的话吓死。

最后,当我们面对患者的不满时,我们须认真对待,以免抱怨情绪蔓延下去,最终激化为矛盾。第一,认真倾听,接受抱怨。病人的抱怨是一种发泄,他需要对象,特别是为他看病的医生,当医生听到抱怨时,首先要做的就是认真倾听,充分肯定他的情绪,接受抱怨,表明自己和患者是一方的。如一名等待做胃镜检查的患者说:我等了两个小时,已经饿得受不了了,还要让我等多久啊?这时我们应该抬起头目视发言者,表示正在倾听,然后回答:是啊,都快中午了,还没有吃早饭,肯定很饿了。这样一句话可以引起患者共鸣,拉近你和患者之间的距离,因为你设身处地站在患者一边,容易获得他的信任感。第二,耐心解释,争取理解。经过上述努力后,患者对医生有了亲切感,他会更容易听进你所说的话,接下来可向患者分析事件的原委,给予耐心的解释:今天是星期一,患者特别多,医生为了争取正确的胃镜检查结果,操作过程又不能过快或有半点马虎,胃镜消毒也需要充分的时间,不然会造成医源性感染,所以等待时间较长。第三,当患者知晓事件的原委后,我们再进一步给出解决方案,征询他们的意见:如果您的确饥饿难忍,我建议您马上吃点东西,避免低血糖等其他意外发生,明天早上再来,我会为您第一个做胃镜;如果您还能忍受,就请坚持一会,我们加班加点也要完成任务,免得您跑两趟医院。由于是患者自己做出的选择,因此尽管他们心理或生理上的不良感觉仍未完全消失,但心情一定会平静得多。所以医生在应对病人抱怨时,应注意语言方的作用,方子里的理解丹、温情散、信心汤可能会带来意想不到得效果,化冰雪为暖阳,化干戈为玉帛。

通过此次培训,我深刻意识到医学人文精神是一种价值追求,一种人生境界,是一个渴望成功的医者必须拥有的生命素质。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北大医学部主任韩启德曾说:大凡在医学道路上留下扎实足迹的人,尽管他们专业领域不同,性情禀赋各异,但都有着爱生命爱人类的博大情怀,有着求真求实的执着追求,有着扎实深厚的人文素养,有着能托举自身人生价值的人格力量和精神境界。今天,当我们为医患关系的僵局所困,寻觅着人文精神的落脚点时,不妨再一次重温韩启德副委员长这段话,去体悟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去真切感受医学职业的崇高与圣洁,去践行医学人文精神对我们临床医学生的期望和要求。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