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体会]人文医师培训有感

人文医师培训有感

中国医师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广西基地第九期第三组 谭秋燕

 

 

摘要:医学人文精神是医学赖以产生、存在和发展的重要精神支柱。医学自古以来就被认为是最具有人文传统的一门学科,现代社会随着生物医学模式向生物—心理—社会医学模式的转变,要求医务人员不仅要具有渊博的医学知识和精湛的医技,更要具备高尚的医学人文精神。“人文医学执业技能”是国际上对执业医师除掌握医学专业知识之外,还要求具备的能力。接受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是顺应医师队伍建设方向、满足医师能力发展要求的重大举措,也将为未来的就业增加重要的砝码。

关键词:人文医学 培训 心得

正文:

1.关于人文医学职业技能培训

  “中国医师人文医学执业技能标准培训体系”是2003年底由中国医师协会联合美国国家人力资源组织(HumRRO),北京正德育泽经济文化中心,经过两年的市场调研、专家研讨,借鉴国际化的标准,组织开发的它具有国际化、本土化、权威性、专业性、适用性、统一性、唯一性和时效性等特点。

   课程共有五个模块,每个模块均是理论和实践相结合,导师在大课上先是教授相关的技巧,接下来是分成小组的角色扮演,让学员们在扮演中体会沟通的技巧。

首先介绍伦理学以及职业道德,这能帮助学员明确医患之间的关系,并对自己未来的职业有更加清楚的认识和进一步的了解,有助于其有针对性地增强自己的专业素养。第二部分教授核心沟通技巧,如何才能够拉近医患之间的距离。不仅强调了沟通的重要性,更突出沟通是需要技巧的。时时刻刻记得运用同理心的技巧,站在患者的角度去考虑,才能赢得患者信任,从而建立良好关系。第三部分是病史采集,使学员掌握如何问清患者意图、准确理解患者的陈述、鼓励患者陈述等,最大程度的获取诊疗所需要的信息资料。第四部分则是如何解释问题,制定双方同意的治疗方案。解释问题时要先弄清楚患者的疑虑,有针对性地解释,尽量不要使用医学术语,最后还可以通过提问患者来确保他对问题的理解。而制定方案时要先询问患者的想法,之后提出几套供选择的方案,再从医师的角度推荐其中的一套,让患者先选择,再努力通过协商找出双方都比较满意的方案。商定合适方案后还要确保患者明白他们需要做什么以及会有什么样的困难。最后,要明确告诉患者,如果有意外情况出现,医生随时准备帮助他,让他觉得安心。最后的部分是关于怎样告诉患者坏消息,这是最具有难度的。坏消息已经摆在那里已无法改变,但是告知的方式却能影响患者及其家属的接受。合理的运用沟通的技巧可以平静和安抚患者及其家属。

2.对培训的建议

培训周期稍显短暂,缺乏巩固和实际应用的时间。缺乏真实的医患互动,有的角色扮演出现的场景过于理想化,脱离实际,学员较难得到真正的锻炼,也不利于学员对“有技巧的沟通”的信心培养。有的事例和内容不大符合中国国情,扮演起来有些吃力。

3.培训后的感悟

   大三上学期,医学伦理学和医患沟通学的相继开设,让我清楚的认识到现今医患关系的紧张,医生遭袭、医疗诉讼等医患纠纷屡见不鲜,令人心寒!本来医生与患者在病魔前应该是亲密无间的战友关系,而如今这样的局面又是谁造成的呢?这样的紧张的关系对医学的发展是否会有影响呢?原本最具有人文精神医学为何会异化?作为未来的医生,我们又能做些什么呢?带着这些疑问和提升自身人文素养的愿想,我报名参加了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

   三天的培训虽然短暂,但却很充实。理论与实践的交替进行,让我们在理论学习中掌握沟通的技巧,并在角色扮演中运用和升华;导师们精心设计的游戏不仅让我们得到了放松和欢乐,还让我们在笑声中学会了合作、明白了沟通需要技巧。

现代临床医学之父美国医学家威廉·奥斯勒爵士在书中写道:“行医,是一种以升学为基础的艺术。它是一种专业,而非一种交易;它是一种使命,而非一种行业;从本质来讲,医学是一种使命,一种社会使命,一种人性和情感的表达”。反观当今社会,随着现代医学科学技术的迅猛发展,原来充满温情的医学却呈现出悖人性化和唯技术化的趋势。有的医师只注重躯体症状,忽视病人的精神、心理需求;只看到“病状”,没看到“病人”;只注重生物学手段的治疗,放弃心理、行为治疗和亲情关爱;医师的“惜语”,不愿作出必要的解释,不愿多与病人进行语言沟通;病人到了医院后,医生根本没有时间和病人交谈,病人面对的只是一堆检查单等冷冰冰的东西;等等。人性化的医学和富有人情味的医患关系被复杂的仪器和先进的技术代替了,医学土壤上的人文种子失去了生命力。这一切都应引起我们的重视。    

医学人文精神是人的生命宣告诞生之时接触的第一文化形态,是人在生命过程中最软弱、最痛苦之时最需要输送的精神血浆。临床医务人员直接接触患者,是体现医学人文精神的前沿。作家张晓风说医生的医学人文精神体现在他们常忙于处理一片恶臭的脓血,常低俯下来察看一个卑微的贫民的病容。医学人文精神可以并且应该通过医学活动的每一个环节和细节表现出来,它存在于医者的每一次嘱咐、每一个微笑、每一个眼神、每一句问候、每一句鼓励、每一次精心设计的治疗方案之中,存在于医院的环境、建筑安排之中……

To Cure Sometimes, To Relieve Often, To Comfort Always.”( “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培训中赵邦教授常说的这一句话给我的印象很深……有时、常常、总是,像三个阶梯,一步步升华出三种为医的境界。医务工作者的职责,不仅仅是要治疗、治愈疾病,更多的是要去帮助和去安慰病人。医生不仅应当注意有病部位的治疗,而且也

应当关爱病人。病人躯体上的不适往往也导致精神上的痛楚,更何况疾病有时被视为上苍对人类不良行为的惩戒,病人从而遭受到躯体和精神上的双重折磨,所以医生舒缓病人的精神压力也有益于躯体疾病的康复。

   这次中国医师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是个平台,也是个载体。通过培训,我不仅把自己原来这方面零碎的知识和技能变成了系统的、完整的知识和技能,还掌握了人文医学的相关知识、与患者沟通的技巧,也站在一个感性的层面重新审视了自己将从事的专业,明白了医生给予患者更多的应该是尊重、关怀、理解与鼓励,而我们应该把这种人文素养种植于内心,转化为一种无需他人提醒的自觉,一种以承认约束为前提的自由,一种能设身处地为他人着想的善良,一种带着宽容去看待世界的心。我今后会积极探索、以求学以致用,在医学实践中运用人文医学技能,建立和谐的医患关系。


参考文献:

刘虹,张宗明《关于医学人文精神的追问》.科学技术与辩证法.20064月第23卷第2

时统君《关于医师医学人文精神培育的思考》.卫生软科学.20102月第24卷第1

中国医师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教材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