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体会]人文医师培训,我美好的回忆

人文医师培训,我美好的回忆

08级19班   林海   

摘要“人文医学执业技能”是国际上对执业医师除掌握医学专业知识之外,还要求具备的能力。医护人员由于其行业的特殊性,其职业素养更是为社会所关注,国际上不承认我国医生的行医资格,不是因为我们的医生专业不精,很大程度是因为我国的医生没有经过人文医学执业技能的系统培训。而在国外要想成为一名执业医师,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养是其必修课程之一。一个医生的专业精深,并不代表其具备正确科学的价值观、职业化的服务态度、与人沟通的能力、医疗工作的管理及心理适应能力和医疗团队的合作精神。在当今我国执业医师认证逐步与国际接轨的情况下,这些能力强弱不只影响到医生个人专业水平、患者的治疗效果及医院的经营与发展,更关系到我国整个医师队伍建设和医疗事业的健康发展;对于在校就读的医学生来说,国家对其人文医学执业技能的要求必将赋予明文规定,提前接受人文医学执业技能培训,无疑是顺应医师队伍建设方向、满足医师能力发展要求的重大举措,也将为未来的就业增加重要的砝码。我有幸成第九届接受培训的医学生,深感荣幸,同时也感受到了人文对于我们医学生以致将来可能成为的医生的重要性

关键词:人文医学执业技能;人文医师培训;医学生;

正文

在短短几天的人文医师培训中,我们不但向各位专家老师学习了许多医患沟通的理论知识,我们还在小组的角色扮演练习中体会和磨练所学到的技能。

参加这次人文医师培训的有往届生,也有应届的同学。往届生都有较为丰富的临床医生经验,他们对医生角色的扮演得心应手,他们也承认良好的医患沟通有助减少纠纷,却否认实际操作中可行,因为时间不足,因为精力有限等等。而我们应届生的临床经验多来自实习,我们更能亲近患者和学会医患沟通,而没有老大夫的“职业性麻木”,但是我们缺乏自信,在与患者沟通中显得底气不足,患者很难产生信任感。我分在2组,我们组由研究生和本科生组建而成,一共有30人,在第一次的讨论中,我们共同设计出了我们的组名——“和畅团”。

在思想的碰撞和不断磨合中,我发现原来我们可以互相取长补短达到“共情”之道。

在听老师讲课时,一些有工作经验的人说到,和病人握手,体谅病人难处,说安慰的话,当然是有帮助,但是临床上怎么可能啊?还有那么多病人要看,那么多材料要写……是的,在临床工作中我们医生的时间有限,平均花在一位病人的时间少得可怜。于是我们常常会用家长式的口气,让病人做这些,不做那些,没有顾及到病人感受,常常“给他们不合适的鞋子穿”。其中的问题一:时间太少。解答: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可以提高患者依从性,减少纠纷,从长远来看,无疑是能够减少不必要的时间和精力的。而在较短的时间内建立良好的医患沟通就需要学习相关技能来提高工作效率;问题二:不可能做到。我们医生确实不能“起死人,肉白骨”,我们也不能解决病人的家庭矛盾、经济问题,这是真的不能做到。但是,亲切的握手,几句贴心话,真的不能做到吗?不是不能,是没去做吧。我对一位毕业的学长说:“医生和病人能不能握起手来呢?”他说“能啊,就是现实中很难发生。”“那如果医生再不肯主动向病人伸手,怎么可能握起手来呢?主动伸出你的手来,不就可以握在一起了?沟通就能从心(这里)开始了!”老李听了我的话沉默了一会,小声嘀咕了一句:“那倒也是。”

我们应届研究生的临床经验主要来自实习。俗话说:医生越老越吃香,在临床上,病人看不上我们实习的,嫌我们太年轻,我们实习生也明显感到底气不足,毕竟欠缺知识和经验。这些都导致我们实习生和患者的沟通也存在着困难和障碍。但是我们足够谦卑,因为谦卑我们会更频繁地来往于病房之间,与病人聊天,关心病人的感受和病情变化,再将这些情况及时反映给上级医师,以采取相应的合适的措施。比如说糖尿病病人需要经常进行血糖监测,我们实习生都会紧紧跟进,关注病人血糖值变化,记录病人的感受和反馈,以及时调整胰岛素的用量。时间一长,病人就会发现我们实习生比老大夫更好相处,就会更愿意和我们拉拉家常,说说心里话,有时还会说出原本不敢说、不想说的话,其中有些信息对病情诊断有莫大帮助。所以勤奋的,能够和患者建立良好关系的实习生也是主管大夫所喜欢的。当然,充实的专业知识与过硬的技能是我们的两条腿,我们必须掌握才能够济世救人,而只有拥有人文知识与技能这对翅膀,我们才能在医学领域上飞得更高、更远!

如上所述,医生如果能像实习生那样谦逊,把心放低、放平,而不是居高临下的姿态,就能够接受更多来自病人心里的信息,实习生要能有老医生的知识和技能,有老医生的自信,就有助于建立患者的信赖感,从而建立良好的医患关系。通过互补,我们就可以更好地与患者沟通。

除此之外,无论是医生,还是实习生,我们都有当病人(或是病人家属)的时候,当我问及:“如果你是病人,你希望遇上什么样的医生?”无一例外的,都希望碰上“能够体谅自己感受”的大夫,而不是只会对我们“下命令”的大夫。作为病人(或是病人家属),我们希望医生能够多一点耐心聆听我们的痛楚与苦闷;我们希望医生能够多透露一些信息以缓解我们对疾病未知的恐惧与不安;我们希望医生能够给予我们支持与安慰以帮助我们度过难关……那么,当我们穿上神圣的白大褂,面对寄予我们希望的患者,我们又该怎么做?显然,我们可以做得更多、更好。

英语中有一句很有趣的短语:“Put yourself in ones' shoes ”,字面上的意思是,“让自己穿进某人的鞋子里”,实际意思是“站在别人角度上,设身处地地为对方着想”。在当今严峻的医患环境中,我认为,最关键的是医生们能“穿进病人的鞋子”,走进病人的世界,从“同情”病人到与病人“共情”,给予病人应得的人文关怀。我想所谓的“沟通从心开始”就是要在“共情”的基础上有心去沟通,用心去沟通,而要做到所谓的“共情”,就请医生们“穿进病人的鞋子”,走进病人的世界。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