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体会]人文医师执业技能培训之我见

人文医师执业技能培训之我见

       第八期三组  何若丹

在2011年3月份,我有幸参加了我校第八期人文医师执业技能培训,在整个培训过程当中,我们在人文管理学院的老师的带领和指引下,对中国当代医患关系所存在的问题展开了激烈的讨论,并且还不断的通过角色扮演来体会医患双方在就医过程中的切身感受,大家七嘴八舌的讲述了自己的求医经过,以及作为医生和作为患者所不同的需求和心理活动。我认为只有通过这种理论与实践融会贯通的学习方法,我才能深刻的体会到人文医学的重要性,这样的培训,对于我这个即将走向临床的医学生来说,受益匪浅!

医学,是与人类生命直接相关的科学,医疗技术是增进健康、减少疾病的“艺术”,卫生保健是关乎人类幸福的事业。医学理当是科学技术与人文关怀融合的最好结合点。“天人合一”,科学技术与人文精神的渗透与融合是现代医学的理想目标。然而在实践的过程当中,我们却遭遇了科学技术与人文精神的不断冲突。社会的发展与生活的水平逐步提高,人们对卫生保健和医疗技术的需求也日益增加。医学的发展,为满足不断增长的各种需求提供了保障,因此医学技术的发展方向与人类的根本目的是一致的,然而,我们也应当看到,医学技术的发展在不断的对人类的精神生活、传统道德规范提出挑战。我们正在遭遇了现代医学技术无节制的应用给个人、家庭和社会带来沉重的经济负担,我们面对了诸多冷漠的医生给病人带来了严重的心理伤害。“看病难,看病贵”,在忍受疾病对身体折磨的同时,我们的患者还在承受着比疼痛更残酷的心灵创伤!

古人云:“医者父母心”,这句话诠释了医生要如父母一般,心中装着患者的利益,就如父母心中装着子女的利益。然而,我认为正是这种父母心,也在一定程度上引发了医患之间的冲突。在医学中,父权主义思想一直占据于传统医学和医患关系之中。在临床的医疗中有医生决定病人的医疗问题,医生的权威就如父亲在家中的权威一样不可动摇。当然,作为仁慈的医生心中始终装着病人的利益,在医疗决策中始终会把病人利益放在首位,我们确实做到了“医者父母心”。然而在这种父权主义的影响之下,某些医生不会或者认为根本不必考虑病人的意见和愿望,不会让病人自己就有关医疗问题做出决定,而是代替病人做决定,就如仁慈的父母不让子女就有关他们自己的问题做出决定,而是代替子女做出决定。虽然他们都把病人的利益放在首位,但是这种父权主义思想漠视了病人的思维与意愿,让医患关系变得冷漠。

病人,他首先是一个完整的人,其次才是作为一个病人的身份。病人不是小孩,他有自己的完整价值观念、价值取向、生活目标和理想,他有对自己的问题做出合乎理性决定的能力。因此,传统医学的父权主义对现代医学是不适合的,在当代生物医学模式中,我们须转向尊重病人的自主权。诚然,病人不懂医学,他不能像医生那样知道如何让诊断、治疗疾病并做出预测,所以他们的决策不一定正确。然而医生的思维却仅仅停留在如何帮助病人征服疾病,而没有从病人的思维模式中理解出对生命的敬畏。其实人类对疾病的征服也是有限的,人类可以征服单一的疾病,但无法征服其全体,无论发生何种高歌猛进的技术飞跃,都将是如此。此时,我们所需要的是敬畏生命,这其中包括对疾病自然过程的认同,还包括对人的最高需求尊严和幸福感的维护。这才是人的医学的最终目的,而征服疾病只是其中的一部分使命。这就如萨拉克湖畔的铭言所说:“有时去治愈,常常去帮助,总是去安慰。”这是一份理性谦卑,也是人文医学的最朴素的境界。

科学医学指导的是“什么是正确有效的治疗”,人文医学指导的是“什么是最好的治疗”。在这种情况下,医生将对病人说:“我有知识,我会用我最好的知识为你提供你所需要的最好的服务。”人文医师执业技能培训,旨在于培养临床医生与病人的交流能力,更敏锐的抓住病人散漫叙述的核心,寻找更多样的方法促进健康,减轻疾病和残疾的不良后果。

在这一次的培训中,给我留下最深刻印象的是“耶和华的证人”这一案列讨论,在病人的自主权与生命权相矛盾的时刻,医生该如何选择最好的治疗方案?尽管到最后我们仍没有得出一个确切的答案,或许不管我们选择了那一种治疗方案,我们都将受到来自某一方的指责,但是在这些矛盾与纠结之中,我的心里始终有一盏明灯,那就是“以病人为中心”!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