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体会]提高医学生人文医学技能的必要性

提高医学生人文医学技能的必要性

何志钧,本硕071班,第八期学员

[关键词]  医学生;人文医学技能;必要性

摘要:现代医学模式的建立要求医务工作者不仅有高超的医学技术,还要有高尚的人文素质修养。学校教育是人文素质教育的关键,本文主要阐述医学生医学人文医学技能的必要性。

随着人类文明及科学的发展和进步,医学研究已深入到了更加精细的分子、量子水平,医学服务体系也成为当今社会重要的、不可缺少的组成部分。医学给社会带来的益处和恩赐比比皆是,诸如许多疾病的成功防治、人的健康水平的普遍提高、人寿命的大大延长等。在当今科技和社会发展中,尤其是过去的20世纪,医学堪称是最成功的科学,也是最值得骄傲的科学,医学界对此也常常津津乐道。面对如此成功和骄傲的医学,人们在不断享受着其带来的好处的同时,为什么还对医学界产生强烈的不满、提出尖锐的批评?为什么医患矛盾和冲突仍是社会中最主要、发生频率最高的事件之一呢?为什么医学界在社会中的信任程度大大降低了呢?

1.1 医学模式的转变

医学以人为本的特征日渐凸显。由原来的纯生物学模式转为生理——心理——社会——环境模式,医疗方式也从以往单纯的治疗型转变为预防、群体和主动参与的方式。同时,人的健康与社会经济发展的相关度也越来越紧密。社会的发展不只是单纯的经济发展,也包括人自身的发展。所以,缺乏人文精神的医务工作者难以适应现代医学发展的需要。[1]

1.2  我国医学发展的失衡

在当今医学的发展中,技术和非技术两方面关系平衡才能维持医学良性发展。比如医患沟通是诊疗工作的一个基本原则,通过技术和非技术两种水平上的交流得以实现。正确认识,重视处理医患沟通、交流是直接关系到保证医疗质量、提高服务水平、加强医德医风建设、防范和降低医患纠纷和构建、维护和谐社会的一项重要内容。但是,尤其在我国,这种本应两条腿走路的医学已经变成了跛腿或断腿,医学固有的人文要求被大大淡化,正在流失,形成了只注重追求医学技术和医疗盈利的“半吊子”医学,医患矛盾和冲突频繁发生。[2]

1.2.1 医学院校教育的失衡

大学的教育是短暂的,医学院校也只有5~6年的时间,在当今浩瀚的医学知识海洋中,哪怕再延长学制,医学生在校也只能学到医学知识的皮毛。况且,医学的快速发展使得知识更新不断加快,大部分的知识是毕业后不断掌握的,而从学校学到的知识在记忆中所能留下的,只是很小一部分。但是,医学人文教育在医学院校中人文素质教育目标不明确,课程设置不合理,没有建立起合理的课程体系和目标模式,在医学生人文素质课程的设置上有极强的自由选择性和随意性,缺乏系统性、规范性。人文社会科学课程的设置存在着重点不突出,不能使学生掌握系统的医学人文知识,在呈现出多样化的同时也反映出随意性、短期[3]。

1.2.2 医学生职业行为能力教育严重不足。

多数学生医患沟通技能缺乏,缺乏人文关怀。在问诊、查体和诊疗操作过程中,不善于与病人交流、沟通。问诊常带有审问方式, 语言生硬、行为拘谨; 查体时爱伤观念差,动作粗重,不注意保护病人; 在诊疗操作过程中不了解病人的心理状态, 将“病”与“ 人”分离、“ 病人”与“ 社会”分离, 只重视患者的生物性特点, 忽视患者的社会性因素。习惯性地把病人当作一台机器, 就像对待机器故障一样去处理人躯体上发生的疾病。不容忽视的是教师和学生都并未对如何进行有效的医患沟通引起重视,对医学会谈的技巧培训更是寥寥无几。[4] 

2.国内外越来越重视提高医学生人文医学技能

1982年,美国医学教育委员会在“医学教育未来方向”的报告中提出要加强医学生的人文、社会科学教育。[5]以美国为代表的北美洲国家其医学院校尤为注重医学人文学科的教育,形成了较为完整的人文医学教育的核心课程。医学人文课程占总学时的比重达加20%-25%。目前西欧发达国家医学院校的医学课程基本上由自然科学、人文社会科学、医学科学三大部分组成,并强调医学与自然科学、社会科学的相互渗透,其中哲学政治、人文社会科学课程占总学时的比倒在德国为26%相比之下。2000年统计显示,我国医学院校人文课程偏少仅占总学时的8%左右[3]。教育部、卫生部印发的于2009年起实行的《本科医学教育标准——临床医学专业(试行)》规定,五年制本科临床医学专业的课程计划中必须安排行为科学、社会科学和医学伦理学课程,课程计划中还要安排人文素质教育课程。这是我国首次将人文社会科学课程列为医学生的必修课。

有学者指出,“大学生在校最主要应学到的是方法,是体会这种氛围,是学会要成为一个好医生,仅仅有好的医学知识和技能是不够的,更重要的是要具备良好的人文知识素质和技能,这是医生从事医学职业的内在道德要素。掌握价值判断的能力”。这是贯穿在医学实践和思维中的价值取向、人格模式和审美趣味,即是人文精神。它能引导人们思考人生的目的、意义和价值,追求人的美化。它有一定的工具性,但最主要的是发展人性,完善人格,提高人的文化素质和文化品格确切地说。所以,在医疗实践中要以人为本,以人为中心,并非以疾病为中心,强调医学是维护和增进人的健康的事业。[2]

医学人文教育是适应新的医学模式的需要,是21世纪世界医学人才培养的需要,是医学的人文性和医学文化的需要,也是缓解医患关系紧张的需要[6]。医学的目的不仅仅是医治疾病,它包含着以下的内容:①预防疾病和损伤,促进和维护健康;②解除由病灾引起的疼痛和疾苦;③照料和治愈有病者,照料那些不能治愈者;④重视生命质量,避免早衰、早死,追求安详死亡。医学涉及人的生、老、病、死,具有广泛的社会性,需要人文精神的滋养。[7] 

通过医患沟通、医学道德、同理心式的病史采集、病情告知等基本知识和角色扮演以及游戏等人文医学技能的培训,一定程度上弥补了学校人文课程的不足;改善了学生对待疾病和病人的态度,更重要的是教会了学生一定的理论、角色扮演中得到了实践的经历,帮助我们更好地处理与病人的紧张关系。让我们能在临床学习工作中,虽然医学技能还不太成熟,但是改善后的医患关系利于我们更全面采集病史,增加我们从医的自信,同时也有利于提高患者的依从性。

References

[1] 邢辉生. 人文医学教育刍议[J]. 卫生职业教育. 2006;24.

[2] 赵明杰, 宋文波. 当今医学缺少的是什么--论医学中的人文[J] . 中国医学人文教育 2006.

[3] 沈雁霞. 医学院校人文素质教育课程设置探析[J]. 中国医学伦理学. 2007;20: 2.

[4] 石平, 袁波, 路又可, 施建辉. 基于 人文医学技能 培养的专题教学查房[J]. 中国实验诊断学. 2008;12: 4.

[5] 王国桢, 龙艺. 中外医学院校人文医学教育比较及启示[J]. 医学教育探索. 2006;5: 3.

[6] 赵邦, 韦波, 王前强. 医学生人文医学技能培训的理论思考与实践探索[J]. 中国心血管病研究. 2010;08.

[7] 殷大奎. 人文医学精神与医师职业责任[J]. 中国医学伦理学. 2009;22.

 / 

文章录入:rwsk    责任编辑:rwglxy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