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得体会]感悟医学人文

感悟医学人文

第十二期6 龚范勇

现代医学在沿着所谓的科学道路笔直前行时,渐渐偏离了心灵抚慰和人文关怀,转而专注于局部和细节。在技术突破势不可挡的同时,医学打破了医生和病人之间那种连绵、浓重的情感关系。结果,医生对于病的兴趣似乎要超过对于人的兴趣。

此外,如今医患关系紧张。在社会上,原本很难找到比医患关系更应稳固、信任对方的法律关系了。即使在硝烟弥漫的战场上,医生也是交战双方保护对象。但是这些年来,高等医学教育中,我们轻视医学人文培养;临床工作中,我们漠视、放纵医院、医生的种种逐利行为。最终的结果是,医患赖以和谐共存的信任基础被彻底毁坏了。如果医患关系是建立在信任基石上的,患者不会像现在这样鸡蛋里挑骨头,而会包容、理解医方的一些错误。但如今的医患关系建立在猜疑之上,可想而知其形成的法律关系是非常脆弱不稳定的,往往一点点分歧就演变成一场纠纷。

  作为医学生,我们往往对解剖、生理、内科、外科充满了兴趣,却对医学伦理学、医学心理学等人文课程缺乏足够的重视。因此,当我们将来走上临床时,常常会发现自己进入了一个标准化的、充满了消毒水的世界。因为医学与健康、生命、死亡息息相关,一直以来,人们都以为严肃、刻板是医学最好的表达方式。连我们学医的都感受不到温暖的、贴近的、有血有肉的医学的存在,又怎么能给病人全面的呵护呢?实际上,人是一种非常复杂的存在,患者不是盛着一堆毛病的容器,而是一个有思维、情感,需要交流、沟通的个体。病人真正需要的不仅是一个能医治肉体病痛的医生,而且是一个能贴近心灵的大夫。

  任何行业都需要换位意识。美国电视连续剧《急诊室的故事》里,Mark Greene是位能干、勤奋、敬业的医生。他在自己被诊断为脑瘤后说:曾有人说,要想成为良医,自己必须先做病人。但我成为病人之前,已经行医50年。等到生病时,才发现医生和病人根本就不是一路的。站在病床边和躺在病床上看问题的角度完全不同。

其实,要医生真正走进病人的内心是一件困难的事,繁重的临床工作也不可能让我们有太多时间去为病人考虑。但是,贯穿于整个诊疗过程中的眼神、言语交流,向病人传递出我们的关注,是我们可以做到的。比如,协和妇产科名医林巧稚的办公室总是很晚才熄灯。她愿意守在产妇的床前,握着病人的手,直到她们度过危险期。

我深知,要想成为一名好医生,就必须给予病人足够的关注,就必须让人文精神扎根于内心。因为只有发自内心的关怀,才能最终成就一名病人期望的好医生。

文章录入:谢青松    责任编辑:谢青松 
电话: 0771-5358202 传真: 0771-5358202 邮箱: rwsk-gxmu@163.com
版权 © 2011:广西医科大学人文管理学院 管理登录 设计:谢平凡